騰訊接盤羅素兄弟合資公司股權 影視寒冬下華誼兄弟折戟好萊塢

观点网

2022-11-24 23:40

  • 在資本來來去去之間,華誼兄弟黯然退出便顯得格外紮眼,王氏兄弟如今或許需要解決的早已不是打開國際市場,而是“活下去”問題。

    觀點網 在寒冬之下,個體最重要是準備好棉衣,任正非說,“誰有棉衣,誰就活下來了”。

    曾被譽為“影視公司第一股”的華誼兄弟,何嘗不是在準備自己的“棉衣”。

    就在10月底,該公司宣布做出“調整宣發業務模式,精簡宣發團隊”的艱難決策,當時王氏兄弟一手創辦的這一平台已面臨持續虧損困境,股東騰訊則選擇逐步減持離場。

    最新消息顯示,騰訊依然還是幫扶了一把。

    11月23日晚間,華誼兄弟公告披露,全資孫公司WR Brothers Inc.(下稱WR)為實際經營需要,預計轉讓所持有Brothers International,LLC(下稱AGBO)的3%股權,轉讓協議總額預計不超1440萬美元。

    上述交易標的公司AGBO,實際上是華誼兄弟與美國知名導演及制片人安東尼·羅素、弟弟喬·羅素(下稱羅素兄弟)于2016年組建的合資公司。

    羅素兄弟曾因執導《複仇者聯盟》三、四部等作品蜚聲海外,故而投資AGBO曾被視作華誼兄弟開拓美國市場的“重要一步”。

    不過,過去六年間對AGBO的投資或許並沒有令華誼兄弟達到營收增長、全球性超級大片帶來國際影響力提升等目的,甚至錄得投資收益虧損。

    最終淡出不可避免,在出售完成後,華誼兄弟将不再透過WR持有AGBO股權。

    好萊塢夢

    觀點新媒體查詢,早在2016年8月29日,華誼兄弟曾公告稱,通過在美國的全資孫公司HUAYI BROTHERS INVESTMENT USA INC(下稱華誼美國),與羅素兄弟在美國共同投資成立合資公司AGBO,其中華誼美國持股60%,羅素兄弟持股40%。

    華誼美國還與羅素兄弟約定,由華誼美國負責向AGBO投入約2.5億美元的資金,主要用于後者的運營管理、影視劇的開發制作、繫列大片IP的采購儲備等;另外,若項目制作需要資金支持時,華誼美國同意向AGBO提供額度為1億美元的資金支持,作為投入到項目中的投資款或制作費用。

    在制作發行方面,AGBO授權華誼兄弟的香港全資公司“華誼兄弟國際有限公司”(下稱華誼香港),享有項目在大中華地區和東南亞地區的獨家發行權;同時,華誼香港有權依據約定将AGBO項目内容用于主題公園的建設、開發和運營。

    雙方還約定,若華誼美國拟出讓AGBO的股權或引入新的投資方,在羅素兄弟同意的情況下,華誼騰訊娛樂和雲鋒基金有權作為受讓方或投資方進入。

    華誼兄弟稱,本次合作是公司開展國際化戰略進程和進入美國電影市場的重要一步,為公司開展國際市場提供了一個渠道,有利于提高公司在國際市場的影響力;合作有利于增加公司電影主營業務的影響力,與羅素兄弟的合作有利于電影業務的拓展和加強。

    羅素兄弟在過去十余年“漫威宇宙”繫列電影中為影迷所熟知,其中執導的《美國隊長2》于2014年上映,在内地錄得票房7.18億元左右;2016年,在與華誼兄弟合作前,他們執導的《美國隊長3》在全球獲得11.5億美元票房。

    而2018年及2019年,羅素兄弟執導的《複仇者聯盟3》及《複仇者聯盟4》,更是分别在全球席卷20.45億美元、27億美元票房,一時間風頭無兩。

    需要說明的是,羅素兄弟上述代表作均在漫威影業旗下,與AGBO並無直接關聯,直到2019年他們告别漫威後,重心才轉移至AGBO。

    當時AGBO已開始使用華誼所投入資金遴選項目,其高管對外表示,将與主流好萊塢制片公司聯合出品大預算影片。

    相關資料顯示,AGBO至今已上映及播出的影視劇包括《殺手一班》、《血戰蘇摩爾》、《遺落家庭》、《驚天營救》、《灰影人》等,並有多部作品待面市。但失去了超級英雄IP的光環,即便羅素兄弟的才華仍在,這些影視劇亦難以引起廣泛關注。

    這預示着華誼兄弟的投資並未取得良好效果。

    據華誼兄弟披露,2017年及2018年,對AGBO長期股權投資按權益法錄得投資損益人民币-5272.93萬元、-6985.32萬元;截至2019年6月底,對AGBO的長期股權投資額已增加至人民币7.25億元,至同年底降至5.84億元。

    同時股權角度觀察,據《證券時報》報道,2019年底華誼美國仍持有AGBO股權降至51%;2020年雙方達成協議,華誼美國放棄對AGBO未注資的股權利益,由AGBO按照原始投資估值對28.1%股權進行購回,此後再經過部分購回操作,至2021年底華誼美國對AGBO的持股降至10.68%。

    華誼兄弟披露,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對AGBO的股權處置确認了非經常性損失約1.59億元,並承認是主動違約。

    其解釋稱,疫情影響世界經濟格局,國際多邊形勢也在發生深刻變化,公司主動止損雖因承擔違約責任造成賬面投資損失,但不會影響與該合資公司在重要影視項目的合作。

    華誼困境

    至今年11月23日公告時,華誼兄弟聲稱向騰訊出售AGBO的是最後所持有3%股權後,反映出在年内該公司還在持續減持這一合資公司。

    觀點新媒體了解,華誼兄弟之所以選擇騰訊作為出售對象,很大程度上是由于2019年通過WR與騰訊旗下Mount Qinling Investment Limited發行三年期3000萬美元可轉債,以用于AGBO的運營管理等方向,騰訊據此獲得相關影視項目的優先發行權及選擇投資權。

    最新公告也顯示,華誼兄弟與騰訊的交易背景是以3000萬美元可轉債協議為基礎,通過轉讓AGBO的3%股權結算,最終按AGBO固定價格估值4.8億美元計,轉讓協議總額不超過1440萬美元。

    對于交易AGBO股權一事,華誼兄弟解釋,目的是為了進一步優化公司資源配置,提升資金使用效率,防範國際形勢變化影響下海外市場未來較長時間不可預見的繫統性風險,更好地支持公司主營業務發展戰略的推進和落地。

    從财務數據看,2021年全年及2022年前三季度,AGBO分别實現營收1.09億美元、4046.1萬美元,淨利潤則為-1087.3萬美元、-2822.7萬美元,呈現進一步虧損的趨勢。

    但這似乎並不影響羅素兄弟在影視圈的影響力,在另一邊廂,11月20日,韓國遊戲巨頭Nexon宣布再次增資獲得AGBO約11.31股份。這也是今年1月斥資4億美元收購38%股份以來,Nexon對AGBO的第二次投資,目前以49.21%持股成為後者大股東。

    在資本來來去去之間,華誼兄弟黯然退出便顯得格外紮眼,王氏兄弟如今或許需要解決的早已不是打開國際市場,而是“活下去”問題。

    财報數據顯示,華誼兄弟營業收入在2017年達到上市以來最高峰值(39.46億元)後,此後便逐年下降,尤其是過去兩年已不高于15億元;2018-2021年歸母淨利潤均為負數,累計虧損64.41億元,其中僅2019年便虧損39.78億元。

    今年前三季度,華誼兄弟錄得營收3.66億元,歸母淨利潤-2.60億元,同比分别下降61.66%、144.66%。至于業績虧損的原因,該公司曾解釋,疫情持續反複,影視行業項目制作、發行放映等重要環節推進持續受阻,國内旅遊市場亦整體面臨較大發展壓力。

    以影視方面業務為例,今年以來華誼兄弟參投的電影《反貪風暴5》、《穿過寒冬擁抱你》累計僅實現票房成績15.66億元,深度參與投資制作的好萊塢電影《月球隕落》票房也僅1.58億元。缺少了頭部作品,該公司始終未能在電影市場激起更多水花。

    尤其是曾經與華誼兄弟深度捆綁的導演馮小剛,近年來也並未向市場呈現爆款電影作品,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上市公司業績。

    為此,馮小剛曾因對賭失敗事宜于2021年向華誼兄弟補償1.68億元。即便如此,在去年華誼兄弟收入最高的影視作品依然是馮小剛的《北轍南轅》。

    此外,今年前三季度華誼兄弟的品牌授權及實景娛樂版塊營業收入期内僅錄得235.85萬元,同比下降97.34%。

    華誼兄弟對實景娛樂業務也出現套現動作,包括去年4月退出河南建業華誼兄弟文旅公司,今年10月26日退出海南觀瀾湖華誼馮小剛文旅公司等。

    重重困境下,華誼兄弟也開始選擇走架構精簡道路。

    10月27日該公司發布《關于公司宣發業務及人員調整的通知》,表示公司不得不做出“更大的調整”;同日,該公司公告宣布,拟對香港全資公司華誼國際減資7000萬美元,後者則曾經是負責AGBO在大中華地區和東南亞地區獨家發行的主體。

    撰文:鐘凱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文旅

    公司

    影視

    華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