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志 | 袁亞非的斷舍離

观点地产网

2018-06-13 01:58

  • 百度百科解釋,斷舍離就是把那些“不必需、不合适、令人不舒适”的東西統統斷絕、舍棄,并切斷對它們的眷戀。

    ONE

    過去四年布局商業地産的袁亞非或許已經體會到百貨維艱。

    2014年初,袁亞非從一位銀行家口中偶然聽到英國百貨連鎖公司House of Fraser(簡稱HOF)出售的消息。5個多月後,他的三胞集團迅速以4.5億英鎊(約42.7億元人民币)買下89%股權。那年49歲的他幾乎沒海外經驗,卻創下了中資收購海外零售公司的交易紀錄。

    事後袁亞非在接受外媒采訪時回憶,HOF擁有160多年悠久曆史和豐富的經驗,有助于拓展他在中國的零售業務。

    這句話的信息量有點大。

    三胞集團誕生于1993年,那時國家領導人南巡鼓舞了整個中國的從商信心,袁亞非從機關單位辭職下海,依靠電子産品銷售實現原始積累。他将IT連鎖賣場的成功濃縮成帶有“袁氏哲學”色彩的WDM模式,美其名曰集沃爾瑪連鎖經營、戴爾直銷模式、麥當勞标準化服務模式之所長。

    WDM模式的影響實在大,以至于三胞集團2012年決定進軍商業地産時,提出的“百城千縣”計劃——在100個一二三線城市和1000個縣級中心城鎮打造“三胞廣場”——都有濃厚的賣場标準複制意味。

    但商業地産是門專業度更高的生意,袁亞非的設想未免粗糙、原始,三胞需要一個商業IP,以及更成熟的商業運營模式。

    他後來意識到了,收購HOF就是為了讓新平台南京新百擁有自有品牌、買手制、百貨供應鍊的内功。“南京新百要實現聯營招租向商品服務的轉型,需要學習HOF的經營管理經驗。”

    袁亞非有毫不掩飾的野心,他在接受外媒采訪時回憶,掙到第一桶金後,自己在南京國際貿易中心買了一套公寓,心裡卻懷着“買下整棟樓”的夢想。

    2012年,他真的收購了南京國際貿易中心,兩年後再斥資5億美元從李嘉誠手中買下商業區内另一棟樓——國際金融中心。

    對于百貨零售,他不是把夢想揣在心裡,而是對着市場喊出來。在收購HOF後,他對外界發布消息,三胞拟引入HOF至俄羅斯、中東和中國市場,其中在中國長遠計劃是開設50家分店;HOF跨境電商平台将在上海自貿區落地;三胞幫助HOF通過再融資,将一筆高息債從9%降到4.5%以下,預計2015年實現500-1000萬英鎊盈利。

    描繪了這麼多概念,他最後卻逐漸陷入了“斷舍離”的局面。百度百科解釋,斷舍離就是把那些“不必需、不合适、令人不舒适”的東西統統斷絕、舍棄,并切斷對它們的眷戀。

    2018年6月7日,南京新百宣布出售House of Fraser Group共51%股權,作價18億元人民币。接盤方為三胞集團的戰略合作夥伴千百度,千百度的主席陳奕熙則是袁亞非的妹夫。

    6月8日,南京新百公告稱,HOF拟進行英國法律項下的自願債務重組安排,将59間租賃并運營的門店,關閉31家。

    TWO

    收購HOF為袁亞非帶來的遠不止它在英國那59家連鎖百貨門店,知名度、資源、投資都随風而至。2014年,他對媒體透露,每天都有很多人把這個綜合體、那塊土地虧本賣給自己。而他的回複是,“等價格腰斬了、價格腰斬了你再來找我”。

    2015年,在HOF一年一度的供應商大會上,50歲的袁亞非首次露面,在1000餘家供應商面前做了一場演講。

    同年,袁亞非與英國威廉王子就野生動物保護達成合作;2016年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90歲生日慶典,三胞獲英國駐滬領事館邀請慶生。對此,三胞集團在官網提及,自從南京新百收購了英國王室授權的老牌百貨HOF之後,“三胞與英國就互動不斷”。

    而抛去商業以外的無形價值,僅從收購HOF帶來的經濟效益來看,由于此後形勢變化,它或許遠未達到袁亞非的目标。

    2014年下半年,在袁亞非推動下,三胞集團将HOF共89%股權注入南京新百,并于當年8月下旬獲得中國證監會批準。按照南京新百公告,2014年10月至2017年底共38個月内,HOF累計為上市公司貢獻的淨利潤僅2763.85萬元人民币,其中2017年淨虧損達3.12億元。

    主要财務指标方面,2016年、2017年及2018年一季度,HOF資産負債率逐年上升,分别為80.46%、81.18%及82.46%,意味着較高的資産負債率使其面臨較大的經營和償債壓力。與此相對應,HOF的毛利率則從37.23%下滑至32.04%。

    截止2017年底,HOF資産總額95.67億元,資産淨額18.44億元,在南京新百分别占比39.01%、23.02%;營業收入108.25億元,為南京新百貢獻比則達60.27%。受制于HOF銷售情況不理想,南京新百的商業業務也持續出現萎縮迹象。

    南京新百在公告中将HOF收入和利潤下降的原因,歸結為英國宏觀經濟環境,具體包括脫歐公投,英國居民可支配收入下降等。其同時列舉管理層面對困境所采取的銷售變革,包括上線全新線上銷售平台,優化自由品牌結構,新建倉庫,而這短期内對HOF經營業績造成一定負面影響。

    2018年一季度,HOF經營未見好轉,期内營收21.81億元,淨虧損1.63億元,而去年全年淨虧損為3.19億元。

    對于袁亞非來說,HOF的經營偏離預期,或許是其遠未意料到的。過往他對自己的眼光充滿信心,堅信“從來沒犯過原則性錯誤”,宏圖高科等制造業公司就是例證。對于零售業更有心得:“做零售業的一大好處是可以直接面對客戶,牢牢抓住市場。”

    隻是這一次,他也産生了退意。

    南京新百對觀點地産新媒體回應,公司收購HOF Group的戰略目的,是想借助其旗下HOF先進的商業模式和經營理念推進國内百貨業務的轉型,打造現代百貨。“但近年來,購物中心、商業綜合體、電子商務等新興零售業态持續高速增長,實體百貨面臨新型商業模式及多渠道的挑戰。”

    按照6月7日修訂後的重組預案,南京新百以對價18億元出售HOF Group共51%股權予袁亞非妹夫執掌的千百度。據此計算,HOF估值不足36億元。

    THREE

    2016年6月初,在三胞集團還沉浸在受邀參與英國女王生日慶典的幸福時,英國《金融時報》公開報道了這家南京企業未能對HOF兌現當初承諾的新聞。

    報道當時指,原計劃于2016年4月在南京啟動的“東方福來德”旗艦店,延後至年末;三胞集團同樣未能提供預期中7500萬英鎊的資本注入。

    報道披露的細節還顯示,HOF原管理層希望以新的零售概念在中國打開新局面,袁亞非則表示沒有錢做這樣的新型百貨公司,隻想把三胞原有的部分商場升級改造。

    上述所指“東方福來德”旗艦店,選址是南京東方商城位置,後者是三胞集團在新街口商圈收購除國際貿易中心、國際金融中心以外的重要項目。

    按照袁亞非描繪的藍圖,東方福來德旗艦店将打通國際金融中心,借助HOF的自有品牌和買手團隊,與南京本土聯營品牌有機互補,目的是“從根本性解決商品同質化的問題”。在對外宣傳上,三胞将這譽為“中國商業4.0示範版本”,南京新百則描述成“推進國内業務的轉型”。

    南京地産資深評論員尹霄飛對觀點地産新媒體表示,南京東方福來德是由老東方商城升級改造而來,位于新街口商圈中心,具備地理位置優勢。

    不過,他表示,新街口整體商業競争較為激烈,周圍有新百、中央商場、德基廣場一二期等項目,其中德基廣場獲得較高的口碑,相比之下東方福來德需要進一步凸顯競争力。

    在南京大本營以外,南京新百對于“東方福來德”系列的布局相對緩慢,僅于2017年在徐州開業第二間門店,與袁亞非四年前設想的50家店大相徑庭。三胞集團僅在官網披露,廣西柳州等地的福來德百貨“正在經營規劃中”。

    實際上,2017年之後,商業地産不再被定位為南京新百的戰略方向了,生物醫療及健康養老在這家公司開始發展起來。去年2月,南京新百完成對齊魯幹細胞、三胞國際、安康通等臍帶血庫及養老資産的注入,今年1月收購美國腫瘤細胞免疫治療生物制藥公司。

    出售HOF控股權後,南京新百基本僅剩南京新百中心店、蕪湖市南京新百大廈店等百貨零售資産。三胞集團官網稱,公司還投資了王府井百貨。

    淡化HOF的痕迹後,袁亞非仍活躍在各種公開活動及會議現場。5月上旬,他作為企業家代表之一參加某國際性活動,在發言時他引出社會面臨老齡化的話題,重點談社會健康養老産業的發展。

    袁亞非或許仍堅信自己不會犯原則性的錯誤,因為在HOF一側,包括通訊、養老服務、生物醫藥等一系列公司都進入了他的狙擊範圍。有數據統計,過去四年間,三胞系投資合計花費300億元左右,僅2017年商譽就将近翻倍至162.55億元。

    今年3月22日,三胞集團宣布獲得某金融機構不超過100億元框架性授信額度,簽約儀式的合影上,站C位的袁亞非露出标志性的笑容。在這之前半個多月,他在北京對媒體放言,“三胞集團旗下有多個獨角獸企業”。

    類似的畫面在2012年也出現過,那年他提出“百城千縣”構想,宣布開啟三胞集團“新的跨越式發展的序幕”。他提出在100個一二三線城市和1000個縣級中心城鎮打造“三胞廣場”商業綜合體,實現5000億年銷售。

    商業志:傳統正在被改變,變革與融合,從商業地産發展中發現轉型力量。

    撰文:鐘凱

    審校:勞蓉蓉

    緻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商業地産

    三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