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弘股份終章 A股首隻“1元退市股”誕生記

观点地产网

2018-11-08 23:24

  • 在停牌20天後,中弘股份還是未能“絕處逢生”,成為A股首個“1元退市股”。

    觀點地産網 2010年,中弘股份借殼*ST科苑上市;2018年,正式被終止上市。

    多次停牌、多次“死裡逃生”,多次成為茶餘飯後的談資。在停牌20天後,中弘股份還是未能“絕處逢生”,成為A股首個“1元退市股”。

    11月8日,深交所正式對中弘股份股票作出終止上市的決定,中弘股份将自11月16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

    2018年對于中弘來說是不太平的一年,深陷債務逾期、股東減持、業績虧損等困境。

    與此同時,中弘也在積極推進重組進程,接連引援港橋投資、新疆佳龍、加多寶和宿州國厚等。但重組的進程并不順利,中弘此次被終止上市後,留給股東的逃生機會也已經不多了。

    深交所宣布中弘退市

    11月8日,深交所公告稱,根據《股票上市規則》規定以及上市委員會的審核意見,作出中弘股份股票終止上市的決定,并自2018年11月16日起進入退市整理期。

    退市整理期的期限為30個交易日,退市整理期屆滿的次一交易日,深交所将對中弘股份股票予以摘牌,中弘股份成為首家因股價連續低于面值而被強制終止上市的公司。

    9月13日至10月18日,中弘股份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每日收盤價均低于股票面值(1元),截至10月18日收盤,每股報價0.74元,屬于《股票上市規則》第14.4.1條規定的終止上市情形。依據《股票上市規則》第14.4.11條的規定,中弘股份于10月19日起停牌。

    深交所稱,根據相關規則,中弘股份将在退市整理期屆滿後的45個交易日内,進入全國中小企業股份轉讓系統進行挂牌轉讓。

    據相關規定,中弘股份股東必須重新履行股份确權、登記和托管手續後方可進行轉讓。在股票終止上市後,中弘股份仍然屬于股份有限公司。

    退市或許不是中弘股份的最糟糕的事情,根據深交所今日公告,中弘還将面臨信息披露違規、違規支付收購款61.5億元等方面的處罰可能。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了解,10月26日,已經辭職的董事長王繼紅曾帶領财務總監劉祖明召開2018年第三次臨時股東大會。

    “我們争取不退市。”那時的股東大會中,劉祖明稱,中弘股份已經向深交所遞交的材料,再加上聽證會,還有兩次機會。

    如今,退市已經是闆上釘釘的結果。劉祖明也曾表示,如果實在保不住,中弘将會争取退到新三闆。

    上海雲榮浙興投資中心合夥人湯浩稱,中弘退市是中國證券市場的一個曆史性事件,同時也應當成為真正落實完善退市制度的一個新起點。

    在他看來,A股市場必須真正落實優勝劣汰的市場化機制,才能真正與國際市場接軌,市場不能隻進不出,一定要有進有出,差的必須堅決退出去。

    中弘重組與2018坎途

    2018年對中弘股份來說是不太平且命運波折的一年,接連出現股份凍結、股東減持、多項債務逾期、業績大額虧損、主要項目停工、内部控制缺陷中等重大風險事項。

    不過,困境中的中弘也在不斷自救,共迎來了四波“接盤俠”,首先是與港橋投資的200億重組。不過,重組計劃持續一個多月後被終止,公告披露是未能與債權人就償債安排與重組事項達成一緻。

    第二任“接盤俠”是新疆佳龍,6月28日,中弘集團與新疆佳龍共同簽署了《股權轉讓框架性協議》。

    根據協議,中弘集團拟将所持有的中弘股份22.28億股股份,全部轉讓給新疆佳龍,占中弘股份總股本的26.55%。在此基礎上,新疆佳龍同意給中弘集團提供一定的流動性支持,幫助中弘集團化解目前面臨的債務危機。

    第二次引援還是沒能成功,但公告中同時披露,知名飲料企業加多寶集團攜銀誼資本介入中弘的債務重組,可擇機将資産注入上市公司,并對後者進行為期五年的托管。

    讓市場意外的是,加多寶卻在第二日發布澄清聲明,稱加多寶集團從未與中弘股份、中弘卓業以及銀誼資本簽署過《經營托管及債務重組協議》,對協議所述内容完全不知情。

    遭遇羅生門,就意味着這不會是一筆心甘情願的生意。

    第四位“白衣騎士”則被寄予了厚望:9月30日,中弘股份宣布與宿州國厚城投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及中泰創展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簽署了《經營托管協議》。

    根據托管協議,宿州國厚願意接受中弘的委托,對其實施托管經營,并進行債務重組,期限36個月。宿州國厚母公司為國厚資産,是國内首批省級地方資産管理公司,有豐富的不良資産處置經驗。

    而中泰創展是“中植系”子公司,同意在宿州國厚實施托管經營過程中,酌情給予中弘流動性支持,促進中弘恢複正常生産經營,“中植系”的介入是這場交易最大的看點之一。

    事實上,業績困頓和債務壓力是中弘最難過的兩個坎。中弘股份公告中披露,前三季度,錄得營業收入為32.61億元,同比增長14.74%,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為-18.85億元,同比減少2379.61%,實現基本每股收益為-0.2246元/股,同比減少2368.69%。

    與此同時,中弘及下屬控股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也已高達78.16億元,全部為各類借款。

    随之而來的是信用等級的不斷下調。近期,大公國際因中弘股份部分債券利息及回售部分本金未能按期足額償付,下調其主體信用等級至C。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了解,中弘股份應分别于2018年10月19日、2018年10月22日支付“16弘債02”、“16弘債03”利息及回售部分本金,但中弘股份未能按期償付,中弘股份股東及實際控制人王永紅未能履行擔保責任,已構成實質性違約。

    另于11月7日阿裡拍賣網公告顯示,中弘股份旗下包括一筆評估價30.67億元的不良債權,以及位于海口的24套商鋪将被分别拍賣,大家對于中弘股份的耐心已經不多了。

    中弘股份最終是否退市,曾引發市場高度關注。

    某券商資深投行人士曾分析稱,無論是中弘股份的基本面,還是之前的股價,相應的監管規則,都是很清楚的,不退的可能性很小。

    有市場人士調侃,中弘股份的退市打開了A股的新篇章,具有裡程碑的意義。但無論如何,當深交所正式宣布中弘退市,龐大數量的股東還是深受影響。因為,無論是對機構投資者,還是個人投資者,損失都很實在。

    三季報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9月底,普通股股東總數為27.45萬,達到上市以來最高值,戶均持股數超過三萬股,機構持股比例則穩定保持在50%左右。

    對他們來說,“逃生”的機會或許隻剩下11月16日開始的30個交易日。

    撰文:陳玲

    審校:徐耀輝

    緻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退市

    中弘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