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鰲産業科技大會|主題讨論會之一:創造的未來

观点网

2022-08-09 16:54

  • 科技、數字化、ESG等新元素正全面融入各行各業,推動房地産及相關産業的創新轉型,帶來廣泛而深遠的影響。

    主持嘉賓

    世聯行首席技術官 黎振偉

    讨論嘉賓

    招商局蛇口工業區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産業園區事業部總經理 尚鋼

    金地智慧服務集團黨委書記、副總裁 姚平

    越秀地産數智發展中心總經理 陳磊

    金地集團科技公司CEO 孫屹

    星河産城研究院副院長 王英傑

    黎振偉:感謝各位嘉賓參加這場對話,我參加博鰲論壇也有将近20屆了,這是第一次讨論産業科技,過去我們都是讨論金融地産、服務地産,還有建築地産,這次我們特别把科技放在重要的話題。

    丁博士作為原華為的首席科學家也來到了現場,昨天我跟丁博士說,他從華為到阿里,再到房地産界,他發現地産跟他們的科技不一樣。但是房地産畢竟這麼多年過來了,我們這幾百萬億的資産不可能沒有科技,它的科技是什麼呢?我們今後的科技又将是什麼呢?這是我們這輪對話里面,我們希望有所探讨的。

    我們将分為兩輪,第一輪給大家一個共性的問題,就是我們如何看地産科技,過去的地産科技跟未來的科技差别在哪里,如果這個問題搞不清楚的話,我們很容易變成以前沒科技,今後才有科技,那就麻煩了。

    我們這個話題比較短,每人兩分鐘,談談各自怎麼看地産科技,過去和現在的差别在哪里。

    尚鋼:地産科技是解決了未來要面對的一個産業數字化的問題,就是面對新經濟形勢下,我們的房地産如何在産業數字化的維度上能夠有進一步的發展。

    因為在科技的驅動下,並且我們今天的題目還有一個新經濟,這個新經濟有一個特征就是高科技、高價值、高成長。房地産可能是在一個被動的科學技術推動的狀态下去不斷地改變,包括現在我們的施工圖已經開始用機器人來畫了,也已經通過了政府的審批,這是非常快的。

    所以我覺得在科技的推動下,我們要擁抱它,要面對它,然後自我改變、去适應,由被動的變成主動的運用科技以及數字化的手段,去提升經營效率以及能夠有效地降低成本。

    黎振偉:尚總對科技的理解是主動的,不是被動的,而且是跟新經濟結合的。陳總您怎麼理解地産科技?

    陳磊:大家狹義理解地産科技是數字科技,其實地産用科技很早,地産有很多建築科技、材料科技,以及很多工藝工法都是依賴科技的。

    為什麼現在大家對地産科技這麼敏感呢?以前地産開發是很賺錢的,對科技的關注不高,現在需要更多的補齊科技方面的内容,我們不但對原有的業務要轉型,同時對新的科技也要更好地融合。

    孫屹:我是金地集團科技公司的CEO孫屹,今天下午是有些驚喜的,陳總在剛才分享的時候,很明顯是一個典型的地産科技場景解決方案,後來到了丁險峰總講的時候,我恍惚是加入了一個互聯網IT峰會的分享,已經感覺不像一個地産科技的論壇。

    由此可見,地産跟科技的融合在今天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

    回到金地科技公司,我們的理解是這樣的,首先不能講地産原來就沒有科技,其實它在很多階段都已經用了大量的數字化的手段,有科技在一些點上應用。

    但是我們考慮的更多的是每個階段的點上的科技的應用的融合,真正形成一體化的全生态的解決方案,我們這個行業有一個特點,它很多東西是在前面投入的技術能力和賦能,它的效果往往要到後面才看得出來。

    剛才尚總也提到,現在AI出圖,並且已經通過了政府的審查,它投入的這塊東西要産生價值,要到施工、供應鍊才能創造它的價值。

    金地科技在過去一年當中做的事情,首先是梳理行業的需求,把底層的數據拉通,建立一個基礎的平台,在此基礎上解決行業的問題,同時希望有這種基礎能力,能夠給行業相關的合作方共同分享。

    姚平:從我們後端的角度反觀房地産行業這麼多年科技水平的發展,經歷了三個階段。

    第一個是房地産企業為了科技而科技,因為别人有科技,所以你也得有,最早是信息化的階段,是從ERP的階段開始。

    第二是為了更好而用科技,别人營銷用了,所以我也要用。

    第三階段就是為了生存而科技,因為人越來越貴。

    最近很多企業都在做一些收縮,去年萬科最優秀的員工不是人,而是機器人,房地産會越來越多的把活交給不是人的機器人去幹。

    物業公司應該是勞動密集型,但是現在也要幹很多不想讓人幹的事情,因為人越來越貴。所以未來我們認為從後端的角度來看,大家可能為了生存而要科技。

    王英傑:今天主持人講這個話題的時候,一直在說房地産跟科技的關繫,我想表達一個觀點,自從有了農業生産之後,房地産就跟科技發生了緊密的關繫,建築産業的發展代表了人類文明的進步,從我們的營造法式等等方面,在房地産領域、科技領域一直是沒有斷代的。

    為什麼現在說地産要重新擁抱科技,我覺得這也是一個經濟範式轉變下,在上一階段依靠土地要素的階段,大家更關注的是土地要素的增值,現在大家更關注科創,也關注科技和地産的融合,實際上科技和地産的融合並沒有斷過。

    星河是一家中等規模的民企,我們對科技也有自己的理解,一方面是希望對科技企業的賦能,這一點很關鍵,人類活動80%都是在空間内完成的,也就是說所有你的科技創新都是在空間内完成的。

    作為一個空間載體的提供商,要做的事情就是為這些人賦能,我們也做了一些具體的工作,比如說引入國家級人工智能研究院,為了美團在無人機上的發展,開放了自己的空域,争取在園區實現無人機的試飛,在我們園區有很多小飛機送外賣,這在全國都是領先的;我們和商湯合作做一些AI的東西,把園區拿出來支撐科技的發展。

    第二是我們對内部也有科技的發展,我們做了數智化的繫統,我們也做了BIM。

    有一個簡單的數據,在去年應用了BIM繫統之後,我們的能耗管理在一個園區能夠減碳850噸,實現86萬千瓦電能的節約。在未來的科技發展中,新的領域應用的方向,我們也可以為行業做更多的貢獻。

    黎振偉:我發現丁博士聽得很認真,您昨天說我們房地産沒科技,其實我們這個行業還是随着科技一起發展的。

    我還記得招商地産的綠色産業做得非常棒,已經連續做了好多年了,我們還有很多各種新的技術,只不過科技跟着時代的變化,它的定義、作用跟認識有所不同,所以我們今天探讨科技地産應該是站在一個新的時代的高度來思考科技。

    當然我們也聽到,現在地産商已經不能再像過去那樣做住宅,做簡單的載體,我們要提供很多産業的服務,這些都給我們帶來對科技新的思考。

    回到今天讨論的主題,我們第一個分議題是供應鍊與新經濟、新風口,房地産是一項複雜的繫統工程,它關繫太多了,我們如何定義房地産的新舊供應鍊?科技如何推動新的供應鍊的重構,才能夠與新經濟、新風口相對應,它的難點、重點、突破點又在哪里?

    首先請招商地産的尚總談談您的看法,然後請越秀的陳總來談。這是一個綜合的話題,供應鍊如何跟科技結合,怎麼理解供應鍊。

    尚鋼:這個題目說到的是新經濟、新風口下的供應鍊如何能夠有所突破的問題,我覺得新舊供應鍊的問題,定義它的價值也不是特别大。

    我覺得先要弄清楚兩個概念,一個是什麼是新經濟,新經濟是1999年的時候從美國提出的,2016年中國政府也提出了一個新經濟,就是在高科技技術企業以及現代服務業的發展,也列入了一個政府工作報告。

    新經濟的特點有一個高科技、高價值、高成長的特征。供應鍊也不用說,大家都明白,我們要解決的問題就是目前在科技高速發展的狀态下,如何去重構供應鍊的問題,用什麼樣的手段。

    實際上供應鍊的問題,我們通過這次疫情,包括中美之間的對抗,對我們的供應鍊還是有一定的影響。但是中國有一個特點,是全門類的,工業體繫是最完備的,所以中國是有這個基礎的。但是在高端的技術領域當中,可能跟美國之間是存有差距的。

    所以在這個供應鍊重構的過程當中,我是想每個企業都有每個企業的特點,可能從規模到市場,以及客戶的定位是不同的。

    供應鍊的重構過程當中,房地産從買地到規劃,再到建設,到最後的交付,到運營這個階段,實際上貫穿了整個供應鍊管理的過程。

    針對目前的不确定性,應該是如何解決供應鍊的安全性的問題,因為目前的供應鍊安全性确實是存有一定的障礙,所以在這方面,我是想結合房地産目前的現狀,供應鍊從安全性的構建來講,你的供應鍊的構建如何通過科技和數字化的手段,能夠有效地解決供應鍊的效率問題,這是第一方面。

    第二個是供應鍊的安全性,比如說上海疫情的時候,有些上海的原材料的供應不了,我給客戶承諾了,你現在發不出貨來,影響我的交付,這些問題都是要大家共同探讨的問題。

    還有就是如何遵循上下遊碳足迹的問題,我們把ESG提到了未來企業發展評價標準的階段,所以在碳足迹的捕捉的過程當中,如何有效降低碳排放,為雙碳目標的實現做出一定的貢獻,這應是我們要思考的。

    陳磊:尚總的格局比較高,我這邊還是解決一些具體的問題。

    目前就我們公司來看,供應鍊有三個挑戰:第一是供應鍊模式的改變,以前傳統的地産是人口密集度很大的行業,建築階段大量靠農民工,服務行業大量靠保潔、保安、保綠的人員。

    地産的建造現在是有變化的,以前通過現澆來建造,現在通過裝配式形成了新的模式,現在這一塊還是一個藍海階段,未來的地産公司以投資主體+代建模式來看,未來裝配式和BIM會是一個新的供應鍊轉型的趨勢,這是第一個挑戰。

    第二個挑戰是地産本身産品的需求,因為新的材料對地産的需求越來越重,特别是綠建、減碳以及環保和防水材料的需求,這些新的創新材料,如果你能獲取到它的采購,比如說海外的一些材料,以及國内很少的材料,你怎麼獲得你的優勢,确保你的新産品及時推到市場,這也是為了地産保交付很重要的一環,對新材料的獨占性,也是對我們目前供應鍊的挑戰。

    第三個挑戰是産業鍊的問題,我們現在的地産不管是商辦、零售招商還是産業園的産業入住,都面臨着對低端供應鍊的需求,比如說我們要搞一個商場,它需要很多的零售,包括服飾、餐飲類的供應商,這些合作夥伴怎麼打穿它的供應鍊合作模式,我們能不能培養出一個供應商池子,能幫我們解決未來的空間住的問題。

    這個産業鍊的構造也是很有挑戰的,包括現在也有很多服務廠商在解決産業鍊資源整合的問題,我覺得這一塊也是對于目前地産從建造推向運營的時候不可避免的。從越秀來講,這三個挑戰是目前存在的,也是需要破解的。

    黎振偉:陳總您的演講很宏大,介紹了越秀整個體繫,剛才您提到一點,在供應鍊里面最末端的一塊如果做得不好,可能會影響你們整個體繫,下次希望聽聽您介紹怎麼給末端的企業數字化賦能。

    接下來探讨第二個話題,是科技創新與産業的升級圖景。當然這是要描述一個比較具像的東西,我們說今天房地産正面臨着轉型升級的艱難時刻,大家都找不到好的對策。

    說到轉型升級,這個話題講了很多年,企業也努力了很多年,但是行業發展的慣性依然強大,我們在科技方面也沒有很大的改變,我們有科技,但是還是靠土地、靠金融。

    今天我們在這個關鍵的時刻,可否發生根本的改變呢?通過我們的科技創新來改變,但是改變的代價是什麼?它帶來什麼,又淘汰什麼,也留下什麼?這個話題有請金地科技公司孫屹總和星河産城研究院的王總來分享。

    孫屹:我就說一下我的一點感受。首先所有的變革肯定都是有代價的,天上不會掉餡餅,要接得住,還是要花點力氣的。

    我想首先講一下科技的發展趨勢,現在的科技跟将來有什麼不同呢?它會引導着我們的地産行業科技的路徑應該怎麼走?

    地産有一個很大的特點,産業鍊非常長,從拿地方案到規劃、設計、施工,一直到後面的運維管理,還有營銷、交付等等。地産這個産業現在為什麼發生這麼大的危機,國家也在從政策層面想辦法解決這個問題,因為它确實占了中國經濟一個很主體的部分,它牽涉到的内容非常多。

    要做數字化,或者用科技的手段來賦能産業,我們理解現在應該到了從點上具體的應用進入到全産業鍊生态建立的過程。

    很多情況下在一個點上去做一些事情,它可能在這個場景當中是能解決一些問題,但是如果要從這個行業發生一個大的變化,我們認為還是要從生态的角度來看這個事。

    比如說現在從甲方一開始拿地定的方案,能不能很好地傳遞到設計院的設計成果,設計院的想法是不是能跟施工很好地溝通,很好的落地,包括成本的控制、質量的管控、供應鍊的管理,到最後銷售價值的傳導,一直到最後的物業是不是能達成最初建立這個項目的初衷,其實整個大的生态如果沒有能夠建立起來,你在一個點上解決,對這個行業的貢獻應該是受到很大限制的。

    所以在這個點上,金地科技做了大量的工作,我們的着眼點分為從下往上和從上往下。

    從上往下的方面,我們做的是産業互聯網,産業是真正的需求方,我的技術再怎麼進步,最後要落到産業實際的問題,所以我們會從甲方的視角,把所有生态里面的乙方需求全部做一個整體的梳理,在此基礎上形成一個大的底層技術平台。

    我們上個月剛剛發布了新款的數據平台産品,也在我們集團應用,現在也在對外進行推廣,我們想解決的就是一個全生态的大數據平台,針對不同的應用場景做支撐,這樣從長遠角度來說,能夠對行業産生一個比較大的影響。

    至于代價方面,昨天媒體朋友問到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一個行業要變革到底是技術變革先行還是組織變革先行?我覺得這兩個是要相結合的,從代價上來說,行業里面的每個人,無論是原來的産業里面的老兵,還是從技術界跨界到這個行業里面的,大家都要打造一個新的行業運作的模式,然後一起把這個産業推上新的層次,在這個過程中大家都有适應的過程,都需要改變自己,從而改變行業的過程。這個說是代價也可以,但是這條路如果堅持走下去,應該會給産業帶來一個全新的面貌。

    黎振偉:您談到從行業生态入手,從上到下,從點到面,你提出一個很現實的問題,組織變革先行,還是科技變革先行。房地産行業以前知道科技很重要,但是大家不像對土地、融資這麼關心,今後可能要改變的就是這些方面,我們以後可能要把科技更重于土地,現在很多開發商暴雷就是因為拿了很多地,結果現在陷進去了。

    科技的東西短期不産生效益,但是長遠太重要了,我想這也是我們需要改變的。

    下面有請星河的王總談談您怎麼看這個問題。

    王英傑:剛才大家說房地産跟科技離得很遠,這個批評也是對的,在這20年里面,房地産跟科技的關繫是走得太遠了,就因為土地增值這部分的收益遠遠大于科技增值的手機。

    剛才葛老師也講了,科創時代的到來,未來科創對我們這個行業帶來的收益,它應該占到一個更大的主導部分。對這個理解,星河在産業園區的發展,我們跟金地也有一些類似的想法,我們也是把産業園區作為資産管理來考慮。

    我不是躬身入局到某個産業里面去,華為要做華為的事情,我們做不了華為的事情,我們是做它的陪伴者、支持者,對他們提供一繫列的服務。

    未來中國的發展,最關鍵的幾個點,一個是科技要素的體,第二個就是大家會關心我們到最後的産業方向怎麼找,搞企業的人想往哪個地方去,這方面我們也有一些粗淺的想法,我會陪伴每個産業的從業人員,我們一起共同成長,我們是一個陪伴者的形式。

    同時我們來給你提供完善的科創載體繫統的服務,在這個過程中星河做了一些關鍵的動作,比如說專精特新這個領域,這是中國未來提升國民經濟生産效率最關鍵的環節,未來5到10年,中國的發展就要靠提高我的全要素生産率進行根本上的改變,全要素生産力的提升就是要在關鍵環節、關鍵技術、關鍵技藝方面實現卡位、領先、高層次的增長。

    在這方面,對于地産行業的從業人員來講,每個産業都是我的好朋友,我們從來不會說是落後産業還是先進産業,都是我的好朋友。

    現在專精特新這部分應該是我們産業園區發展應該關注的未來方向,我們和工信部中小局有很深入的合作,也在深圳成立一些專精特新的服務中心,通過載體上的服務,通過企業對産業上的需求,實現科技的創新,反過來通過他們的科技産業的創新,為我的園區發展,為我的資産增值提供保障。

    我覺得是這樣一個雙重的收益,可能我對園區服務的單向收入並不是特别關心,我關心的是長久的這些企業科技發展,帶來我的其它闆塊的收入。

    黎振偉:王總提到科技可以作為陪伴者、完善者,在某些方面科技能不能成為主導者呢?在地産公司的産業發展里面,能不能成為主導者?

    王英傑:我們會分不同的闆塊去做,星河控股集團下面有金融闆塊、商置闆塊,跟金地一樣有很多的業務闆塊,我覺得每個闆塊的角色要很清楚,大家是一個市場交易中的平等的關繫。

    所以我一直反對政府說的你要承諾稅收、承諾産值,我覺得就是一個互相陪伴,你在我的園區里面,比同等的園區貴一些,但是我的出租率還是很高的,因為我所提供的服務是他所能感知到的,是他需要的。

    黎振偉:第三個議題就是數字化如何讓生活更美好,這個就跟我們更相關了,具體到了産品和服務。

    過去房地産一直在提高其品質及科技的成分,比如空間、節能、智能化等等,這是過去。今天的數字化時代又将如何區别與提升已有的科技,給消費者帶來更多的體驗,這些提升需要企業做哪些準備與改變?同時它會大幅投入嗎?這個問題有請金地智慧服務集團的姚總分享。

    姚平:金地智慧服務在這麼多年為客戶的體驗做了挺多文章,但是後來發現很多客戶並不是很需要。無論建多少房子,最後真正的體驗是業主和客戶,我們做的一繫列的智能化、數字化、科技化,但是有沒有感知到是所有客戶能體驗到的,最後發現大家最凝體驗到的是什麼?就是你的保安到底晚上有沒有睡覺。

    我們現在很多業主自己淩晨三四點不睡覺,跑去看保安有沒有睡覺。還有就是看你的地有沒有掃幹淨,看業主的狗有沒有拴繩子,還有高空抛物。

    我們的科技公司,這麼長時間還沒解決高空抛物的問題,還沒解決人車分流的問題,還有老人和小孩在園區里面安全的問題沒有解決,還有狗的問題沒有解決,特别是狗在電梯里尿尿的問題沒有解決。

    現在業主的情緒都很大,白天工作一天很累,回到家只要看到任何問題都去投訴物業,很多人第一反應就說我要換掉物業。

    我們現在在做減法,我們原來提供教育、提供裝修,提供社商等等,現在正在做研發,提供你真正需要的,比如說首先要把門看好,那怎麼把門看好?

    我們現在很多的保安,大量是90後00後,他也屬于家里的寶貝,為什麼他非得給你看好門呢?所以現在就是有一個沖突,我們給員工都建立了心理援助室,特别是在疫情期間。

    我就舉個例子,在深圳3月份突然出現疫情的時候,我們捐了400名員工立即趕到福田上沙的項目,大部分員工都是90後,為什麼冒着風險做這個事情?還有一些我們的員工自己有黃碼出不了的,也需要一批人頂上。

    這時候就發現一批無人機過來了,無人機就查你到底有沒有站在那里打瞌睡,如果你打瞌睡了,或者放掉任何一個人沒有檢查,馬上就要進行處罰。

    所以從數字化的角度,我們把保潔每天在幹什麼都精細化,不讓她休息。但是騰出這個時間來漲的錢給到那些勤奮的阿姨、不休息的阿姨,那些比較懶的,老是偷懶的,就給得少一點。

    阿姨們現在也學得很精,有攝像的地方我就仔細掃一掃,沒有攝像頭的地方我就聊天、視頻等等。現在數字化深入到了上上下下,無所不能,給物業的員工也造成了很大的壓力。

    前段時間我們專門開了一個緊急的會議,因為現在疫情多點頻發,出入口最容易出現風險,這是一個。

    第二個就是狗的問題容易出現風險,現在我們要求各地在建立黨團組織,黨員先上,黨員上了團員上,發揮帶頭的作用。

    所以從後端的角度,科技要讓生活更美好,不光冷冰冰地做一些科技的機器,還要從人文的角度觀察客戶需要什麼,我們的客戶需要什麼?需要安全、快樂,我們的員工需要什麼?需要安全、快樂的工作。

    黎振偉:您提到數字化不是加法,而是減法,要做到是客戶需要的,願意支付的。我們今天這個讨論時間剛剛好,大家談到了科技的認識,從三個角度探讨科技如何賦能、改變行業,同時我們如何更好地用好科技。

    最後我想請每位嘉賓用一句話來總結,展望地産這個傳統行業今後應和如何擁抱科技。

    尚鋼:剛才已經說了,未來房地産的發展就是要擁抱科技和變化。

    陳磊:地産跟科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很顯著的現在有一個趨勢是,今年大環境不好,絕大部分地産公司第一刀砍成本、砍人就砍到了IT頭上,地産與科技之間還需要曲折向上的過程,任重而道遠。

    孫屹:地産可以很科技,科技會讓地産更美好。

    姚平:地産需要科技,物業也需要科技,歡迎IT人士到物業行業來。

    王英傑:我希望地産能夠尊重科技,科技也能夠尊重地産,大家一起攜手前行。

    黎振偉:謝謝各位,我們這一輪的對話到此結束。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