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中國經濟複蘇中的四大短期挑戰

观点地产网

2019-04-10 15:37

  • 近期在内外多重因素轉好,政策積極發力已初見成效之時,中國經濟已初步呈現企穩回升态勢。但也必須看到,中國經濟基本面轉好尚未完全穩固。

    沈建光 3月以來,中國經濟出現積極變化,逆周期調節政策初見成效,經濟似有企穩回暖之勢。在多重政策積極發力以及中美貿易戰緩釋的背景下,3月制造業PMI超預期反彈1.3個百分點至50.5%,創近6個月以來的新高;季節性因素之外的發電煤耗等高頻指标也指向3月經濟數據環比回暖。A股在春節之後的表現更是雄冠全球。展望未來,伴随着增值稅減稅落地、基建補短闆等逆周期調控政策相繼步入集中發力期,中國經濟複蘇勢頭看上去良好。還需清醒地認識到當前中國經濟所面臨的複雜環境。考慮到一些結構性問題仍舊存在,中國經濟基本面轉好的勢頭尚未完全穩固,仍有四大挑戰值得關注:

    通脹壓力回升制約政策放松

    伴随3月以來豬肉價格的回暖、非洲豬瘟加劇供給沖擊,豬周期重新啟動,加之前期國際油價明顯上漲,短期内中國通脹壓力再度攀升。曆史上幾乎每輪豬肉價格的上漲都會帶動通脹上行,中國的CPI分項中食品分項波動大于非食品,主導CPI走勢;其中豬肉價格很大程度上主導了食品分項的走勢,因而也成為影響CPI的重要因素。

    在筆者看來,短期内國内通脹或存在上漲壓力,特别是在二季度翹尾因素較高的背景下,CPI或将迎來上行态勢,個别月份将超過3%。根據筆者的測算,3、4月份CPI同比将回升至2.5-2.6%左右,6月壓力更大,可能突破3%。而一旦通脹水平短期内接近或者超過政府的3%既定目标,恐将對貨币政策造成制約。

    同時,近期部分城市房地産市場的回暖,處于對資産價格上漲的擔憂,貨币政策繼續放松的可能性也明顯降低。當然,這并非意味着貨币政策需要轉向,在經濟下滑背景下,整體保持逆周期調控仍是主要基調,隻是短期内進一步寬松的空間會受到限制。

    全球經濟疲态困擾出口前景

    今年出口或将面臨全球經濟疲軟的挑戰,對經濟增長有所拖累。雖然中美貿易經過九輪談判已取得諸多重要進展,有望最終達成協定,但去年3月貿易戰以來“搶出口”效應的逐漸消退使得中國對美出口短期内難以獲得明顯好轉。今年前兩個月貿易數據已不容樂觀,以美元計的出口下降4.6%,,其中,中國對美累計出口暴跌14.1%,成為主要拖累。展望全年,當前全球主要經濟體紛紛進入下行通道,外部需求疲軟,全年外貿前景仍然憂患重重。

    例如,美國經濟在經過2018年二季度的美國經濟GDP突破4%之後,已經處于下滑通道,經濟增速出現逐季放緩态勢。2018年四個季度分别增長2.2%,4.2%,3.4%,2.2%。此外,上個月3個月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出現12年來首次倒挂,從曆史來看,這個與美國經濟衰退緊密聯系的指标具有很強的警示作用,令人擔憂。好在美聯儲也已于上個月退出加息周期,同時将2019年的經濟增速下調為2.1%,2020年則降為1.9%;而伴随着美國稅改的基數效應消失、美國兩黨政治分裂加大,政府一度長期停擺,預期美國經濟将在2019面臨下行壓力。

    與此同時,2018年下半年歐洲主要經濟體增長大大低于預期,火車頭德國經濟失速,深陷“黃馬甲”危機的法國複蘇動力嚴重不足,意大利連續兩個季度負增長,而深陷脫歐困局的英國各項指标也在下滑。歐洲央行已将2019年GDP增速預測由去年12月的1.7%大幅下調至1.1%。此外,歐洲政治風險不容小視,英國脫歐問題的懸而不決、民粹主義在多國蔓延又給歐洲經濟再添新變數。歐盟和美國作為中國前兩大進口國,經濟一旦轉弱,将對中國出口構成顯著制約。

    房地産市場回暖下的政策兩難

    房地産走勢一直是影響中國經濟運行的關鍵。3月在前期抵押貸款利率的下行以及一些行政限制松動的背景下,國内房地産銷售數據出現了回暖态勢。3月30大中城市房地産銷售面積同比增速大幅反彈至20.4%。在資金面寬松的背景下,2月全國首套房貸款平均利率為5.63%,環比下降0.53%,連續3個月回落。此外,2019年1-2月房屋施工面積去除新開工面積的增速大幅回升至6.8%,這一數據在2016-2018年分别隻有1.9%、1.8%和1.7%。

    20年來,中國房地産周期與經濟周期始終密切相關,當前房地産市場的回暖是否是房價新一輪上漲的前夜?展望未來,房地産政策松緊對于經濟運行仍然影響顯著。在筆者看來,雖然當前房地産市場出現一些改善,但主要是前期“一刀切”房地産急刹車調控的邊際調整,抑制房地産泡沫的同時,政策過于嚴厲,也打壓了部分剛性需求。從這個角度來說,未來“因城施策”将是房地産調控的主線。與此同時,"房住不炒"的政策沒有改變,為防止貨币環境相對寬松背景下的房地産“國家牛市”的覆轍,加快推出房地産長效機制,特别是在大力度減稅降費的背景下,适時落地房産稅,既有助于緩解短期财政壓力加大,也不會增加整體稅負提高的質疑,亦是推動财稅改革的重要一環,今明兩年推出還是大概率事件。

    基建穩增長仍需防範債務風險

    去年10月以來,面對經濟下行壓力,中國決策層迅速重拾基建對于經濟的托底作用,提出“基建補短闆”等諸多配套政策措施,截至目前政策發力效果已有所顯現。可以觀察到,開年以來,基建投資在項目審批、開工建設、投融資等多個方面均呈現出明顯提速的态勢。截至目前,發改委基建投資審批規模幾乎已恢複到2017年同期水平,1、2月累計同比增速則分别達到78.5%、74.5%;地方掀起基建項目開工潮,重點短闆領域如交通運輸、環保領域投資增長明顯;專項債的放量發行、挖掘機和重卡行業産銷數據呈現複蘇迹象等,均提示基建投資在政策加持下将持續反彈。

    在筆者看來,雖然當前基建補短闆的力度仍在合理範圍之内,但展望全年仍将面臨較大的資金來源壓力,預算約束之下需要警惕地方政府債務風險卷土重來。尤其金融危機以來,穩增長發力基建與地方政府債務之間呈現出一定的周期性特征,其中,在經濟下行壓力較大時期,為發力基建刺激經濟,地方政府債務管控往往放松導緻債務快速擴張,過去幾輪穩增長均是如此。本輪财政政策重點發力減稅降費,同時兼顧基建補短闆,在此情況下,地方政府财政赤字的壓力将會凸顯,中國能否走出過去的地方政府債務周期仍有待觀察。

    綜上,筆者認為,近期在内外多重因素轉好,政策積極發力已初見成效之時,中國經濟已初步呈現企穩回升态勢。但也必須看到,中國經濟基本面轉好尚未完全穩固,豬周期啟動下的短期通脹壓力,全球經濟下行中的出口壓力,房地産價格重新上漲的擔心,以及基建托底經濟中地方政府的債務風險,仍然需要關注和警惕。因此,在當下中國經濟已走到見底回升之際,未來反彈态勢是否穩固,政策選擇仍然尤為關鍵。在筆者看來,夯實經濟向好基礎,僅依靠短期刺激政策效果有限,未來減稅降費落地情況如何、新型城鎮化建設如何推動、财稅體制改革能否破局,以及新一輪對外開放的紅利如何釋放,這些更為深刻的制度變化才是決定中國能否穩健複蘇的關鍵。

    沈建光 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

    撰文:沈建光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樓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