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平:美國搬起石頭先砸了自己的腳

观点地产网

2018-07-24 16:06

  • 其實質就是想通過行政力量幹預本該由市場規律決定的事。這是否清楚地表明,美國在操縱美元彙率呢?

    連平 近日,美國一些政要發表了一些“關心”人民币彙率的言論,試圖為所謂“操縱彙率”的老調重彈營造話語環境,不能不引起人們的警惕。美國政要出現這樣的言論,跟最近美元升值幅度比較大、同時人民币出現明顯一輪貶值有關。今年4月中旬至今美元指數由89左右升至當前95附近水平,升幅約6%。反觀人民币兌美元彙率同期由6.27已貶值至6.8附近,三個月貶值幅度不小,已達7%。

    分析下來,這種狀況是由一系列因素所促成,似乎還談不上有關方面有幹預彙率的嫌疑。影響因素首先在于美元強勢。因為美國經濟周期與世界範圍内主要其他經濟體的運行周期存在較大差異,一季度美國GDP同比(不變價折年數)增速達2.77%,是美國近兩年加息以來的峰值,而二季度GDP增速預期進一步提高。與此同時,美國6月核心CPI數據繼續攀升,已達2.3%,使得美聯儲繼續堅定加息,這種經濟和政策背景毫無疑問會支持美元走強,同時必然給人民币彙率帶來壓力。

    除了來自美元走強的壓力之外,人民币貶值還和美國發動貿易戰有關。貿易戰,美國占據主動,而我國則相對被動。在中美密切的經濟關系中,中國出口對于美國市場更加依賴,中國對美出口在總出口中的占比月均在20%左右,反觀美國對于中國的出口僅占其總出口的5%左右。一般認為,美國發動貿易戰對中國不利,會對中國經濟帶來壓力。因此在這種情況下,市場看空人民币預期增強并不奇怪,這是市場自身運行的結果,也是市場經濟運行規律的體現。

    我們還可以通過分析一些相關的具體指标,來看這一問題。如果說中國幹預人民币彙率,推動人民币貶值,必定要在市場上抛出更多的人民币,同時買進美元。但最近三個月,上海外彙市場總體運行平穩。外彙儲備雖有一些小幅度波動,但數據顯示國内外彙儲備已經連續4個季度為負增長,且平均每季減少300億美元左右。外彙儲備的這種變化與儲備資産價格和彙率的波動有關。

    再從銀行體系的結售彙情況來看,二季度結售彙都是順差的,盡管數據顯示6月結售彙差額僅131.45億,但總體還是平穩的。從遠期結售彙簽約差額6月為-887.04億也表明,近期的人民币貶值,很大程度上是一種市場行為。在中間價确定方面,并未出現類似跳躍式的一次性貶值的異常現象。可見,并沒有迹象表明有關方面操縱了人民币彙率,推動人民币貶值。

    應該指出,美國是希望通過貿易戰獲得更多的利益。目前貿易戰剛剛打響,但彙率是十分敏感的,由于市場規律原因,人民币出現了較大幅度的貶值,而美元則較大幅度的升值,這可能會不利于美國對中國的出口,而有利于中國對美國的出口。從國際經濟學的原理來說,彙率對貿易的影響通常會如此。

    這就是說,美國主導的貿易戰還沒有大規模展開,但彙率已經出現了對美國不利的變化,難怪美國政府着急了。貿易戰是違背國際經濟規則的,也是對市場經濟規律的反動。美國違背市場經濟規律的做法對市場産生了其意想不到的影響,市場經濟運行似乎就在反制美國的倒行逆施。美國搬起了石頭,可先砸的卻是自己的腳。

    感覺到形勢對自己不利,美國政要們發表了一些跟彙率有關的言論,希望借此影響國際外彙市場的運行方向,引導美元彙率走勢。其實質就是想通過行政力量幹預本該由市場規律決定的事。這是否清楚地表明,美國在操縱美元彙率呢?

    相比2017年,這回美國政要對美元彙率的企圖可能難以如願。2017年伊始,美國政要對美元彙率發表了一番言論,認為美元不合理地高估了。之後,美元走了一年多的弱勢。當時的背景是美國經濟增長低于歐盟,美聯儲加息步履蹒跚。而今日,美國經濟增長,物價上漲和加息預期都較為強勢,再以一番導向性言論彈壓強勢美元,恐怕隻能是一廂情願而已。

    連  平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

    撰文:連平

    審校:楊曉敏

    緻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