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科見面會:劉肖“内容賦能”與郁亮“時代好企業”目标

观点地产网

2019-11-29 01:37

  • 萬科一向擅長講故事,所以為了闡明北京萬科的轉型思路,劉肖開場就用“沒有成功的企業,隻有時代的企業”來表達順應時代變化的重要性。

    觀點地産網 “撫仙湖跟地中海一樣美,藍色的,天顯得很高。”時隔一年之後,萬科董事會主席郁亮再次在美麗的雲南撫仙湖和媒體記者們見面。

    這一次和他一起出現的主角還有萬科高級副總裁兼北方區域首席執行官劉肖,以及北京萬科北方區域多個城市負責人。

    在問答環節開始前,郁亮就開門見山向與會者推薦萬科的房子:“從北方過來撫仙湖,會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我們這邊還有很多房子可以賣的,有特别的優惠,撫仙湖的房子不錯的。”

    “以前30%(購房者)來自東北地區,現在來自北京、江浙的越來越多,北京一個衛生間的錢在這裡就可以買一套房子,你想想。這邊沒有霧霾,氣候幹爽,呼吸道、關節毛病到這邊包好。”最後他補充一句,“我終于完成了昆明城市總交代的任務。”引來現場一陣笑聲。

    從郁亮的發言中,毫無意外,“做好農民種好地”繼續是他要強調的。而在劉肖的發言中可以知道,此次北京萬科想給大家傳達的,可能還是在發展戰略上與科創、文化所結合的轉型思路,所以沈陽首府科創園及紅梅文創園、望京times等項目成為見面會前半部分的重點介紹對象。

    劉肖的“内容賦能”

    萬科一向擅長講故事,所以為了闡明北京萬科的轉型思路,劉肖開場就用“沒有成功的企業,隻有時代的企業”來表達順應時代變化的重要性。

    “郁主席在過去10年講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沒有成功的企業,隻有時代的企業。也就是沒有改革開發,沒有深圳特區,就不會有萬科。所以過去三十年應該是一個感恩的時代。具體到業務上就是,以前與城市同步發展,現在與客戶同步發展。”

    劉肖這樣形容改革開放之後中國的發展:“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像中國發展這樣快。”他還将這種發展分為幾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主要是城市化、工業化帶來的城市發展。“這些城市發展的幾個原因,如基礎設施建設、工業化等等。在這個階段,中國一度成為世界工廠的角色,我們都是那一些城市發展骨架拉伸的受益者。”

    高一級的城市發展階段是“組團發展”。“每一次政府的搬遷、工業新區、新興的産業新區都可以帶來城市組團的發展、片區的發展,這一階段,主要是那些懂得開發綜合住區的人受益,即不僅僅懂得建住宅,還懂得建配套的開發商;不僅懂得好産品,還懂得給好的服務,好的配套,好的社區……”

    所以萬科2014年第四個十年發展規劃,把“三好住宅供應商”的定位延展為“城市配套服務商”,2018年,又将自身定位進一步叠代升級為“城鄉建設與生活服務商”。

    在劉肖的展望中,組團發展之後,城市發展的下一個階段為“功能再造,存量資産再造”,即将原有建築改造成更适合城市發展的功能。

    “我們一度稱之為曼哈頓現象。”他指出,過去看待城市化更多是從功能性進行定義,而現在則是從鍊接性進行定義,即鍊接了多少産業,鍊接了多少網絡,在經濟中的地位是什麼,代表的是什麼。

    “今天最大的趨勢變化是科技的變化,技術手段的變化,今天我們更希望從内容的維度去看待。”劉肖認為,這種變化在西方就是科技的發展,其實還包括社區文化,同時包括治理方式的改變,而且治理方式的變化将成為未來很多城市發展的重要内容。

    城市的發展變化或許有很多答案,而劉肖給出的答案是科技+、文化+。“内容賦能北方區域的嘗試是科創園和文創園,将這些内容加入科技的時候,加入文化的時候,我相信就可以把握這一次城市發展的内涵。”

    劉肖完美地将話題引到了試水科創園和文創園的方向上,這也是北京萬科未來重要的産品線。為此,他在10月底時還專門為沈陽的萬科紅梅文創園站台,據稱這是劉肖就任區首後第一次到北京之外的城市參加項目發布會。

    此外,萬科首府科創園智慧城市産業館今年5月落地沈陽,據稱首府科創園在一一解碼未來科技,提升城市價值,賦能城市新生。

    劉肖曾表示,其在兩年多前就提出了文創園的設想,“我們要把握中國城市進入文創時代這樣一個基本的變化。所以我相信通過文創園産品線,我們能夠更好的把握城市的發展”。

    不過望京times項目總在介紹完之後直言:“文創園上還在探索,還沒有成熟的模式。”

    郁亮的“時代好企業”

    郁亮輕松诙諧的回應總能帶起現場的笑聲,在現場很好地充當了潤滑劑和總結發言的角色。

    問答環節開始後,每個城市媒體提問,郁亮總是先讓對應的區域總進行回答,随後又接過話頭,調侃一兩句,使氣氛松動開來。

    沈陽區域總提到中央對東北振興的支持,郁亮則笑言:“我糾正一下,國家大戰略有很多。我們黨中央對每個地方都情有獨鐘;第二個,東北的文化,還有電影制片廠、美術學院等等。東北是我們黨中央和别的地區都同樣關心的地方,但東北的文化基礎、人才基礎包括工業基礎也是非常好的。”

    對于“投資不過山海關”的質疑,郁亮表示從來沒覺得“關”的存在。并稱,“在沈陽,萬科不怨天不怨地,隻怨自己不努力。萬科在東北都做的不錯的,而且我們明顯感覺到東北近幾年的快速發展。我覺得每個地方都是有機會的,取決于你的方式怎麼樣。”

    而提到天津區域被全國各地“黑”,郁亮則調控“一定是媒體工作沒做好”。

    他話鋒一轉,表示:“每個城市所承擔的功能、賦予的角色,有高潮,有低落,也有轉折。如果是轉型發展過程中,蹲下來為了更好地躍起。”

    “天津如今進入了轉型發展的端口,但轉型很困難。天津正好遇到了轉型發展的陣痛期。但是一個地方經過陣痛之後,就會有新的階段。深圳轉型容易嗎?很難的,所以城市的轉型發展需要經過陣痛期。”

    對于濟南,他認為要做大濟南,要提高“首位度”,就是不斷把周邊劃進來。引來現場又一陣笑聲。

    山西太原總在回應萬科如何以客戶為中心時提及:“以客戶為中心就是為客戶創造價值,最根源的是考慮客戶需要是什麼。太原兩房賣得很好,是買給父母的。”

    問及對于石家莊未來的發展預測,郁亮則擡出了他的“農民論”:“我們萬科從來不預測天氣,我們是農民,做農民來說,預測天氣是沒有用的,每天要做的就是種好地。”

    如今萬科各個城市都在進行多元化布局,對此,郁亮的回應照樣滴水不漏——其實我們的多元化布局是根據各個城市的需要進行的,每個城市在不同發展階段所需要的房子、工廠和配套是不一樣的,我們是跟随城市發展來布局的。

    “有時候做了太早往往就成為先烈了。比如說天津,我們很早就布局來,什麼都有,都是賠得一大糊塗。在多元化的布局方面,我們可以略微領先,但不能滞後,過于超前也不合适。”他補充道。

    在哈爾濱,萬科同樣遭遇過滑鐵盧。“很早之前萬科就進入了哈爾濱,但給了我們接近三十年深深的痛。我們還沒有把包袱放下來。”不過近日消息顯示,11月22日哈爾濱市以挂牌方式成功出讓3宗商住用地,用地總面積12.3萬平方米,萬科總成交價13.76億元奪得。

    “有夕陽的行業,沒有夕陽的企業,一個行業再不好,企業做好就能成為活到最後的企業。能夠做到時代好企業,就是我們長期的目标。”郁亮最後展望道。

    撰文:劉滿桃 龔麗欣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萬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