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報道 | 加息視角下的華潤置地境外債

观点网

2022-06-23 23:46

  • 種種優勢及便利性疊加下,港币計值借款成為華潤置地過去五年間增速最快的品種之一。

    觀點網 北京時間6月16日淩晨,美聯儲宣布大幅加息75個基點,這也是美聯儲逾27年最大的加息幅度。在聯繫匯率制的效應下,香港金管局将基準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2.00%,由于澳門元與港币挂鈎,澳門金管局同步上調75個基點。

    美聯儲加息與央行降息兩種截然不同的貨币政策,将容易加劇人民币面臨的貶值壓力。匯率波動對于内房企並不是喜聞樂見的事情,皆因匯率風險提高了它們用人民币償還外币的成本,而利率風險則提高了境外借新還舊的成本。

    更何況相當一部分内房企面臨流動性壓力,難以通過境外融資借新還舊,使得外匯風險敞口不斷加大。小部分仍具備舉債能力的企業,在利率尚未大幅上升前已有意識安排融資計劃。

    2022年以來,包括保利置業、華潤置地、粵海置地、越秀地産、力高集團、五礦地産、深圳控股等先後與銀行或其他金融機構簽訂了借貸協議,涵蓋人民币、港币、美元等類型貸款。

    以華潤置地最為突出,截至6月23日,該公司公告披露的附有特定履行契諾借貸協議銀行借款涉及172.3億港币,以及人民币67億元,已超出2021年全年披露的同等借款總額。

    在這背後,華潤置地的到期債務結構值得關注:2022年到期債務中境外部分占310億元左右;而截止去年底外币計值現金僅有36.25億元,提取人民币償付境外債無疑将增加成本。而在最新的境外借款中,一筆原本在去年底簽署的貸款協議,币種從美元按匯率重訂為港币。

    最終,選擇加大提取港币借款成為該公司抵禦匯兌挑戰的重要方式。

    外匯風險敞口

    數據顯示,6月16日盤中人民币出現大幅貶值,相對應的是美國國債與中國國債收益率的利差繼續擴大。一批從事出口業務的上市公司固然是受益者,紛紛對外回應,人民币适度貶值對公司外銷業務及規模收益有一定積極的影響。

    對于其他業務在國内的企業或許是消極的影響,以房企為例,不少房企持有外币資産和負債,所承受的匯率風險一般與以港币、美元計值的借款有關,因而對外匯風險具有較高敏感性。

    比如萬科曾預計,人民币相對美元/港币貶值1%,對公司2021年的淨利潤影響為減少人民币3.50億元,對股東權益影響為減少約3.50億元;人民币相對英鎊貶值1%,對去年淨利潤、股東權益的影響均為減少361萬元。

    華潤置地也在年報中提及,若有關外币對人民币貶值5%,其于香港的集團實體2021年溢利增加23.29億元,于中國内地的實體集團虧損134.6萬元;若有關外币對人民币升值5%,則産生相反影響。

    據觀點新媒體統計,2017-2021年間,華潤置地主要外币資産負債項目以港币計值居多,除2019年以外的年份外匯風險敞口總體呈現上升趨勢。

    尤其是2021年間,該公司外币負債總額陡增30%至人民币602.17億元;其中增長最多的是港币計值負債,從329.54億元增至466.68億港币,對應增幅達41.62%;美元、英鎊計值相較增幅平緩,近兩年債務余額基本保持穩定。

    華潤置地于2021年披露新增簽訂的附有特定履行契諾借貸協議就有12筆,借款方均為銀行,涉及港币144.5億、人民币30億以及美元3.29億。

    年報數據也顯示,去年該公司銀行及其他借貸(不含票據)所得款項達人民币747.93億元,同時償還了銀行借貸620.72億元。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從債務結構看,過去五年間華潤置地借貸總額從人民币1055.56億元升至1974.4億元,而截止去年底外币債務占比已升至31%。

    與之相對應,公司外币淨負債敞口占比也連續三年提高,去年底為17%,外匯風險有所上升。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到期債務方面,2022年華潤置地到期債務約人民币550億元,幾乎是2021年的1.57倍。其中銀行借款占比達497.5億元,中票及債券僅占52.5億元;按币種分,境外債務則占310億元;按時間分,上半年到期債務300億元,全部是銀行借款。

    這與華潤置地通過銀行借款獲取資金的期限有關,比如去年以特定履行契諾借貸所獲取的12筆銀行借款,有8筆期限只有一年或364天;其中有7筆短期借款發生在去年上半年,于今年2-6月陸續到期。

    面對到期債務,華潤置地截至去年底現金及現金等價物1087.48億元,同比增長21.6%,現金短債比也接近2倍,償付壓力實際並不大。但從币種看,港币、英鎊及美元計值現金僅分别為33.52億元、2.18億元及0.55億元,人民币現金占比達97%。

    這就引發了新的問題:即便不考慮境外債正常付息的支出部分,華潤置地的外币儲備已不能覆蓋短期境外債務償付要求。而在人民币貶值影響下,将支付更多本币才能償還債務。

    最終,華潤置地為降低匯率風險所采取的重要舉措,是通過提取外币貸款償還到期境内外債,而相關融資行動已在今年上半年落地。

    境外銀行貸款

    觀點新媒體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華潤置地年内新增簽訂的附有特定履行契諾借貸協議共計14筆,包括11筆港币計值貸款共172.3億港币,以及3筆人民币計值貸款共67億元。無論是融資次數還是借款總額,已超過2021年全年水平。

    其中6月23日,華潤置地與一家銀行就去年12月23日簽訂的1億美元貸款融資協議進行重訂,重訂後貸款額度變更為7.8億港币,折算匯率約7.8,為期一年。過去三個月,美元兌港币匯率從最低7.8251升至最高7.8503,最新報7.8493。

    從時間節點看,此前6月9日,華潤置地與一家銀行訂立49.5億港币貸款融資協議,自提款之日起為期一年。對比過往同類借款情況,去年6月15日該公司簽訂了34.5億港币的銀行貸款融資,期限也僅有一年。

    因此有理由相信,華潤置地或許正是通過在境外“借新還舊”尤其是港币類的借款的方式,提前安排了境外的還貸。

    附有特定履行契諾借貸協議的借款,根據港交所上市規則第13.18條所披露,貸方都是銀行機構,但公告並未披露具體銀行名稱。協議主要約定主要涉及實控人變化而産生違約的特殊條款,要求華潤集團在貸款期内任何時間持股華潤置地不少于35%。

    上述借款相當于母公司提供信用背書或擔保,2017-2021年間華潤置地通過此途徑獲取的銀行借款及其他借貸余額從人民币273.44億元增至491.78億元,年複合增長率達15.87%;其中去年銀行借款淨增加逾99億元,而同期港币計值的銀行借款淨增139億元。

    除此以外,華潤置地也用自己的名義為另一部分銀行借款及其他借貸提供擔保,這部分余額五年間從先升後降,至去年底僅有280億元。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從利率角度觀察,截至2021年底,華潤置地的銀行借款及其他借貸余額中的425.25億元屬于固定利率類型,利率從上年同期4.73%降至4.12%,且90%以人民币計值;港币計值僅34.54億元。

    其余逾965億元銀行借款及其他借貸,則以浮動利率計息,利率從3.89%降至3.36%,並以人民币、港币為主;僅去年港币計值部分就占298.18億元,年内淨增加近105億元,是增長最迅速的渠道。

    在境外安排以港元為主的銀行借款,由于外币借款利率低于人民币借款利率,實際上企業可以獲得天然的成本優勢。比如,盡管央行5月宣布降息,上海銀行間同業拆息(SHIBOR)一個月利率降至1.9%以下,但同期香港銀行同業拆息(HIBOR)在加息前仍僅有0.2%左右。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正常情況下,浮動利率主要按對應地區銀行同業拆息加上指定利率計息。在加息前半年間,一年期HIBOR最低曾在1%左右,因此華潤置地與銀行簽訂借款協議的利率也相應處于低位。

    一位華南房企内部人士在接受觀點新媒體采訪時認為,華潤置地港币借款成本可能在2%左右,尤其是短期借款利率比較有優勢。

    某香港投行的人士則表示,每個企業都有相對适合自身的方式和路徑,華潤是大型央企且長期深耕香港市場,銀企關繫和信用度很高。

    成本方面,其續稱,企業借款的具體條款取決于市場、項目、期限、安全性、信用等級等條件,“華潤自然較一般企業為佳”。

    近期受美聯儲加息影響,港币拆息也連續上升,6月16日一個月HIBOR升至0.58%,創2020年10月30日後最高紀錄;至6月23日,香港金管局宣布加息後,一個月HIBOR已升至0.82%,12個月HIBOR則升至3.26%(較月初擡高近68個基點)。

    加息帶來的利率風險逐步放大,華潤置地繼續安排港币借款的成本将相應提高,這會是外匯風險敞口管理的新挑戰。

    匯率風險管理

    與華潤置地相似,另一家央企開發商中國海外發展,也有相當大規模的港币、美元計值負債。

    截至2021年底,中國海外發展總借貸余額為人民币2419.22億元,同比增長13.59%;其中港币、美元計值借貸分别占比22.4%、16.8%,港币借貸主要是浮動利率計息的銀行及其他借貸品種。

    華南房企内部人士對觀點新媒體表示,企業安排境外借款要根據境外資産進行配置,控制風險敞口,如果外币負債配多了就會存在匯率風險,對利潤影響很大。而諸如華潤、中海等央企在境外有資産,可以做匯率上的自然對沖。

    對于華潤置地而言,來自兄弟公司的資源協同則為它提供了更大的融資助力。

    早在2019年12月,華潤置地便與華潤銀行訂立三年戰略合作協議,約定可不時使用華潤銀行包括但不限于信用狀、擔保函、授出附有抵押品的貸款、票據承兌及天線服務、人民币外币結算、提供貸款及抵押等服務。其中,企業在做“内保外貸”業務時,擔保函便是重要通行證。

    加上華潤置地本身是獲得三大評級機構BBB+/Baa1評級的内房企,獲取一些新式融資品種的優勢同樣相對大。據該公司披露,已成功獲取5筆ESG貸款,合計59億港币,包括去年12月建行、星展銀行分别提供的5億港币、人民币10億元貸款。

    種種優勢及便利性疊加下,港币計值借款成為華潤置地過去五年間增速最快的品種之一;而人民币計值借款在總借貸中的占比降至69%,僅次于2018年水平。

    這樣的債務管理策略,與2014-2015年間提升人民币借款占比、提前償還港币及美元計值債務有所區别,背後或許仍是境内外融資成本差異使然。橫向對比,去年底中國海外發展總借貸中,人民币借款占比已提高至60%,較2019年提高近13個點。

    面對匯率波動風險,華潤置地亦有安排若幹對沖工具進行抵禦。于去年底,該公司通過交叉貨币掉期合約進行匯率風險對沖的交易本金總額約6億美元,通過利率掉期進行利率風險對沖的交易本金總額約8580萬英鎊。

    但對沖工具畢竟是短期舉措,企業應對匯率風險的長期做法仍将是以人民币有息負債為主,並在期限上盡量與資産結構匹配。

    在負債結構上,2020年華潤置地固定利率部分的負債比例升至48%,較2017年提高8個點。據公告披露,2021年該公司主動調整及優化債務結構,融資成本降0.37個點至3.71%,平均債務年限拉長至5年。

    進入2022年以來,華潤置地安排的特定條款銀行借款中至少有1筆為3年期、5筆為5年期,涉及借款總額57億港元、人民币20億元。而去年全年該公司披露的同等借款僅有3筆是5年期。

    數據來源:企業公告,觀點指數整理

    境内融資角度看,華潤置地實際上也在提高人民币貸款比例,並在政策的支持下保持了優秀的成本控制。

    年内華潤置地在交易所、銀行間市場共計新增發行7筆債,包括4筆公司債、3筆中票,涉及總額人民币130億元,僅此一部分就達到去年全年水平。2021年該公司發行中票所得款項130億元,期内還償還中票95億元。

    利率方面,5月央行降息後,華潤置地最新發行的兩筆公司債利率有所下降,3年期僅2.60%,5年期則為3.30%,較公司平均融資成本為低。

    其它融資工具華潤置地亦取得進展:中信金石-華潤置地萬象1-5期ABS已獲深交所通過,總發行金額80億元;至6月中旬,首期規模20.82億元ABS成功發行,其中優先A級部分為3+2年,利率3.43%,同樣低于華潤置地平均融資成本。

    更何況華潤置地于3月底業績會上還曾披露,公司並購貸儲備已有400億元。這部分授信主要用于支持優秀房企兼並收購出險和困難的大型房企旗下優質項目,在成本上容易得到銀行的政策傾斜。

    原報道 | 用事實說話,用客觀、深入的态度記錄和報道。

    撰文:鐘凱    

    審校:徐耀輝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金融

    債市

    華潤置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