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華:我從今天的杭州,看到5年後的武漢

观点地产网

2021-07-16 23:45

  • 武漢的希望,在哪里?

    楊光華 7月16日,武漢很熱鬧。

    兩場大活動:一是武漢渡江節。辦了46屆。14歲小姑娘首次渡江就奪冠。

    二是全國最大碳交易市場開市。武漢與北京、上海同時開市。這是中國碳市場里程碑事件。武漢成為碳交易的大數據樞紐。

    武漢,此前一直對標上海。如今,奮起直追的武漢,還是看不到上海的“尾燈”。

    7月15日,上海浦東。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引領區。9個月前,深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1個月前,杭州。争當共同富裕示範區的城市範例。

    這三座城市,都有自己的新頭銜。

    湖北主要領導說,與沿海地區相比,湖北最大的差距,關鍵在人,在于幹部這個決定性因素,在于幹部的理念、思路與作風。

    對于武漢,何嘗不是如此。

    01

    中國新四大城市是,北上深杭。

    武漢,對標四大城市,比較務實的,還是杭州。

    最近兩年,在杭州與武漢之間行走。

    杭州,山水之都,品質之城。從西湖邊,到錢塘江邊,這座城市精致、有文化,美在山水與人文底蘊。

    它是詩畫江南、風雅錢塘與創新天堂。

    發現兩座城市很多相似之處:

    都是江與湖的城市,如今都是擁江發展。

    都是一條大江,穿城而過。左岸是市府,右岸是省府。

    杭州有西湖,武漢有東湖。杭州有未來科技城,武漢有光谷。

    兩座城市的不同,在于,杭州的民營經濟發達,有阿里這樣的大企業。

    杭州的背後,是富裕的浙江,或是整個長三角。

    武漢的民營經濟很弱小,武漢輻射湖北,但對長江中遊輻射有限。

    杭州的兩條邏輯,正在武漢發生作用。

    一是擁江發展,城市的優質資金沿着江兩岸聚集。武漢長江兩岸,在錢塘江兩邊找到了對應關繫。

    武漢的濱江綜合體、豪宅,都在江兩岸。但是卻是像日月同輝、大小蓮花碗一樣的地標建築與城市大配套。

    二是新城的發展。阿里所在的未來科技城,因為地理的原因,隻能一路向西。

    未來科技城的發展邏輯,與光谷完全一致。這也是看過杭州的開發商,敢在葛店投資的原因。

    7月15日,杭州發布城西科創大走廊,核心區398平方公里。這其中有沒有光谷科創大走廊的影子。

    02

    每次談到品質房企,都是談到杭州的綠城、濱江。

    過去十年,武漢的東湖林語、金都漢宮、銀湖翡翠等品質樓盤,都是浙江造。

    最近幾年,寶業、德信、衆安、保億、藍城等一批杭派房企布局武漢。他們的産品底線,是武漢的住宅的高分線。相比之下,武漢的本土開發商衰敗,國企開發商的品質堪憂。

    品質适當超前,但價格随行就市,這就是浙商的精明,叫好又要叫座。中式院子、國際豪宅,還是要看杭州。

    他們在杭州城市發展邏輯上有過很深的洞察,而這些經驗很容易用到武漢。相似的邏輯,再用産品降維打擊。未來,武漢的杭州開發商将有一席之地。

    在産品理念與營造體繫上,杭州至少超過武漢五年。

    杭州的房價,是被調控所壓制着。開發商在有限的利潤空間里,自持比例上升,做市場滿意的産品,而不是做作品。

    對于杭州開發商而言,提升住宅品質的最快捷方法:在外立面的顔值上,上鋁闆裝飾;在園林上,多種樹種花種草。

    這兩樣東西,是買房人最直觀感受的。

    鋁闆線條的外立面,每平米成本增加200多元;好看的園林,每平米增加200多元。

    每平米多投入400多元,換來的是業界的口碑、業主的點贊。可以預見5年後,武漢的住宅顔值、園林水準,與杭州相當。

    03

    杭州錢塘江邊,有一個“觀雲錢塘城”的大平層公寓項目。

    項目所處的錢江世紀城奧體核心,很像武昌濱江商務區。

    戶型300平米起。房價從5萬起賣,一路漲到近10萬,且售罄。

    這給武漢的啟示是,當占據稀缺資源的大平層公寓,如果遇到杭州這樣的市場,也會趕上行情。

    當前,杭州的市場,限地價、限房價,很多開發商拿地後,不能做出好産品。買房人買不到好住宅後,願意為大平層公寓買單。

    在杭州,新房、二手房倒挂嚴重、搖号買房,大平層公寓成為财富配置的方式。

    還有很多外地人想進入杭州,沒有房票,就一步到位買大平層公寓。當地的很多電商網紅賺錢後,就是買一套江邊的大平層公寓。

    以前賣不動的大平層公寓,如今搶着買。杭州的大平層公寓,今年前5個月,就賣掉了2020年一年的量。

    5年後,武漢的大平層公寓,也會有自己春天。

    當長江兩岸、一線濱江沒有住宅項目時,湖北的财富人群快速成長,他們願意為風景買單。

    [後記]

    去年疫情期間,杭州一位小學生為武漢譜寫了一首歌《希望》。

    歌中寫道,“從一朝到一夕,從一秒到一生。搭着你的肩膀去尋找,總有不期而遇的溫暖,生生不息的希望。”

    杭州與武漢,一直是世界級的城市。武漢的希望,在哪里?

    不是在等一個從天而降的新頭銜,而是超越自己的勇氣,重回大武漢的夢想。

    我們看到了武漢的努力,也深愛這座城市。為什麼杭州能出阿里巴巴,而武漢不能?這是武漢要思考的問題。

    杭州與武漢,未來比的不是經濟總量、總人口,而是科技實力。從北京、上海、杭州,到深圳,科創成為發展的核心引擎。中部的武漢,如何成為中部的科創中心,串聯起南北。

    武漢,要真正藏富于民。央企、國企固然重要,但是民營企業是城市的活力。民營企業的規模與富裕程度,也影響着一座城市的房價。

    杭州,走過的路與城市背後的邏輯,武漢一定會重走一次。

    擁江發展、未來科技城的外擴,核心區房價四五萬,錢江新城房價7萬元(像武漢二七濱江)、遍地三四萬的房價、杭派品質、大平層公寓等,這些都将在5年後的武漢重演。

    看懂這些邏輯的杭州人,默默在買進武漢。

    文|楊光華(地産寫字人) 觀點地産新媒體專欄作者

    撰文:楊光華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樓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