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華:武漢,為什麼是世界的武漢?

观点地产网

2020-10-26 21:04

  • 江城已無恙,當驚世界殊。武漢,不僅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也是經濟反彈最快的城市。

    楊光華 曾經有人問我,覺得疫情後的武漢像什麼。

    我脫口而出,像鳳凰涅磐,浴火重生。

    這輪風暴,沒有打垮武漢,反而讓全世界知道武漢:中國中部的一個特大城市。

    江城已無恙,當驚世界殊。武漢,不僅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城市,也是經濟反彈最快的城市。

    先說一組數據:

    今年三季度,武漢經濟數據轉正。全年預計将正增長。這可能是世界上唯一的經過疫情,經濟正增長的城市。

    制造業用電量,三季度由負轉正,增長了1.6%;前三季度進出口總額增長11.4%,出口首次實現正增長1.1%。

    疫情後,武漢招商引資,實際到位資金超過5000億。

    這就是世界經濟的一個奇迹,中國經濟的一個典型。

    這些數據還很正式,我們可以通過身邊的小數據發現城市的活力:早晚高峰,地鐵裡擁擠的人流;每天外賣快遞小哥送單的數量,夜班代駕的收入,ktv營業的收班時間;周末時,歡樂谷的遊客人數。

    最近,武漢啟動夜遊消費,定制24個夜遊項目,給全國遊客發放300元文旅消費補貼。10月27日-11月13日,武漢将推出第九屆琴台音樂節。

    此時的武漢,能安靜地聽大型交響曲,聽獨唱音樂會,就像一份海報上寫的一樣,“我們的生活,充滿陽光”。

    這對于世界來說,都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武漢,一個人口超1000萬的特大城市。5年内,GDP将破2萬億,人口将破1500萬人。

    最近看到一種新提法:武漢是中國雙循環的重要樞紐城市。

    樞紐的價值,從九省通衢開始,又回到高鐵、機場、港口立體交通時代。更重要的樞紐,還在于數字經濟的樞紐、網絡安全的樞紐。

    打開武漢地圖,發現它被一群“小兄弟”包圍。

    往北是孝感、紅安,往南是鹹甯、洪湖,往東是鄂州、黃岡。往西是天門、仙桃。這些城市的旅遊資源豐富,都想成為武漢的“後花園”。

    問題是,武漢還沒有養活這麼多“後花園”的能力。建議統一規劃,做成一個大産業鍊,然後每個環武漢城市,都是産業鍊上的一個産業群。如果環武漢的城市重複無序建設産業園,發展工業,隻能陷入低質量惡性競争。

    與一位地産專家開玩笑說,如果環武漢六環,建一條環線快速軌道交通,可以在地上。這一條快軌,就能打通所有環武漢城市的交通壁壘。就像現在住在鄂州,坐地鐵到光谷上班。

    這與粵港澳大灣區的交通互通互聯邏輯一樣。交通不通,其他的同城、雙城生活都是吹牛。

    這個設想,很大膽。比較實際的還是,武漢與周邊城市的高速公路,适當減免過路費。武漢六環,先連通這些城市,然後再是軌道或高鐵連通。隻有高鐵或快軌,才能更好縮短人們的時間與心理距離,真正做到雙城生活。

    此時的武漢,想走向世界,一鳴驚人,在于城市的擴容。

    武漢與周邊城市在人口與GDP上适當組合優化,才能更好推動武漢進入一線城市。進入一線城市行列,才有一線城市的各種機會。

    如今,環武漢城市,都想吸納武漢外溢的康養、度假人群。而武漢強大的虹吸效應,也将這些小城市的年輕人吸附到武漢。

    5年後,當武漢進入2萬億行列時,武漢人周末外出遊,就像現在的杭州、上海一樣。當城市GDP翻番時,房價能獨善其身嗎?當武漢邁入3萬億時,就是今天的上海。

    未來的武漢,将是國家中心城市、國際性大都市。這個隻是時間問題,2030,還是2035?

    文|楊光華(地産寫字人) 觀點地産新媒體專欄作者

    撰文:楊光華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樓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