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建光:中國消費增長的隐憂與轉機

观点地产网

2019-06-19 11:41

  • 中國消費增長面臨哪些束縛?

    沈建光 6月的網上消費狂歡節618又是非常火爆,很多高端商品,包括汽車,都供不應求。但另一方面,自去年4季度以來,中國社會零售總額的增速出現明顯的下行。雖然5月社零數據相比4月有所回暖,消費者信心指數仍整體呈現上揚态勢,但消費意願分項卻在2月之後出現了顯著下行。作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力,消費企穩無疑是未來中國經濟穩增長的重要保證。那麼中國消費增長面臨哪些束縛?而中國作為14億人口的全球最大市場,消費增長潛力仍然十分巨大,消費前景廣闊,如何破除束縛釋放消費潛力?

    在筆者看來,當前有三大因素制約了中國消費的增長:

    潛在增長率趨勢性下滑,居民中長期收入增速下行

    一國中長期增長水平決定了其居民的收入和消費水平。筆者在之前的專欄文章《本輪刺激政策與2008年有何不同?》中就提到,2008年以來中國經濟現實發生了深刻變化,諸多結構性因素制約之下潛在增長率逐年下滑,截至目前已降至6-7%的區間;這決定了居民的中長期收入面臨下行,從趨勢上來看似乎難以避免;而去年以來外部環境的巨大變化,則一定程度上強化了這種趨勢。

    在此情況下,消費者對于中長期收入增速下降的預期已經形成,理性行為之下可能主動增加預防性儲蓄、減少當期消費。數據顯示,居民儲蓄自2018下半年以來持續走高,金融機構居民存款累計增速在去年四季度為56.5%,今年一季度也維持在42.2%的高位,而過去幾年這一數字一直在20%以内。

    就業壓力擡升,消費傾向降低

    筆者觀察到,一季度城鎮居民收入和消費支出實際增速走勢出現了明顯的分化,收入增速較去年四季度略有提升,但支出增速則進一步下降0.5個百分點至4.1%。消費能力與消費意願之間所表現出的背離,表明消費者很可能下調了其邊際消費傾向,是增長的一大隐憂。

    今年以來,多項數據卻表明當前就業壓力可能已在擡升。例如,5月PMI就業分項創曆史新低,制造業從業人員指數為47.0,比上月下降0.2,表明制造業企業用工量回落,非制造業就業指數也長期位于榮枯線以下。中國就業市場景氣指數(CIER)一季度也出現了下滑,二三線城市一季度下行較快,中小企業、民營企業分項本就處于低位,大型企業高位下行;此外,伴随着近期的裁員潮,互聯網企業就業景氣度一季度明顯下挫。在筆者看來,就業壓力傳導至收入端、信心端,對居民消費的影響不言而喻,穩就業和促消費将是一個長期的課題。

    房地産調控常态化、棚改退潮,财富效應縮水

    筆者早在專欄文章《中國消費之謎:升級還是降級?》中就已經指出,2015-2017年中國各城市房價普遍上漲,尤其棚改貨币化推行以來,除一二線等領頭羊之外,三四線城市房價也水漲船高,有房一族收貨了顯著的财富效應,極大的刺激了其消費行為。而自2016年下半年提出“房住不炒”以來,房地産調控逐步常态化,尤其并未因經濟下行壓力而再次放松;持續了數年的棚改貨币化也開始退潮,根據财政部公布的數據,2019年全國棚戶區改造建設計劃僅為285萬套,較過去幾年近乎腰斬,PSL貸款余額增速也一路下行。

    調控之下,近兩年房價的整體平穩。在預期房價長期保持平穩的情況下,居民部門高負債率對于消費的擠出效應開始顯現,商品房銷售面積增速與家具、家電、建材等地産類消費增速自2016年下半年均開始趨勢下行,走勢大體一緻。

    縣域消費潛力仍存,消費升級趨勢不改

    包括農村在内的縣域消費增長潛力巨大。數據表明,近年來自縣城居民的網購消費增長迅速,活躍度已超過一二線城市。而農村居民的消費潛力則更加巨大,盡管多年來城鄉消費始終存在巨大差距,但農村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常年快于城鎮居民,收入差距縮小必然引緻農村的消費需求增加,此外,由于諸多“三農”優惠政策以及外出打工收入增速下滑,越來越多的農民選擇返鄉或就近打工,近年來農民工選擇就近打工的占比逐漸提升,2018年全國範圍内選擇省内打工的農民工占比達到56%,農村消費的人口條件也較為有利。

    消費升級帶來的增長空間不容忽視,表現為品質化、高端化消費增長迅速。例如,根據要客研究院的統計,2018年中國全球奢侈品消費額同比增長7%至1457億美元,占全球奢侈品市場的42%;過去5年農村居民的交通通信、教育文化、醫療保健等支出分項占比也有所提升,人均旅遊支出花費的增速持續高于城鎮居民。

    提振消費重在結構性改革

    短期來看,消費的提振仍然相對依賴政策,如落實好減稅降費、就業優先以及對于耐用品更新消費的直接刺激政策等,而年初至今官方出台的各類消費刺激政策力度弱于以往、減稅降費的效果一定程度上也被海外嚴峻局勢所對沖,後續可能需要中央和地方出台更大力度的逆周期調控政策。然而,短期的需求管理手段可解一時之渴,卻并非長久之計;在筆者看來,中國消費增長的長期轉機,仍然在于結構性改革:

    一是在居民端,加大收入分配力度,提升居民長期可支配收入水平。當前個人所得稅改革相關措施已經落地,但個人所得稅在中國繳納人群基數較低,提升起征點等措施能夠惠及的人數有限,大多數居民并未享受到減稅福利。考慮到降低養老金費率有一定空間,應盡快推動社保費率降低的相關措施落地,以擴大減稅降費的惠及範圍,提升居民中長期可支配收入水平。

    二是在企業端,加大企業減負的政策力度,穩定就業預期。從曆史情況來看,就業水平具有明顯的順周期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時,就業水平同步走低,我們預期2019年勞動力市場可能承壓;而對未來就業狀态和收入水平的不确定性上升,将顯著影響消費者信心。具體措施上,關鍵在于為企業減負,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

    三是加快推進農村土地改革,充分激發縣域消費潛力。例如,積極加快産業升級、減少限制和壟斷,提供可以滿足消費升級需要的高品質服務供給;在收入層面除落實好減稅降費以外,加速推進農村“三塊地”改革,增加農民财産性收入、藏富于民,以增收促進消費;同時加快推進縣、鎮、鄉、村各級消費基礎設施如電商物流網絡的建設、掃清縣域居民消費的物理障礙等措施均至關重要。

    (原文首發于FT中文網)

    沈建光 京東數字科技首席經濟學家

    撰文:沈建光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經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