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老闆的House of Fraser關停倫敦牛津街等31家店,誰之過?

观点地产网

2018-06-13 00:06

  • 總結來說,營業房産稅的突然增加、英國整體消費疲軟、加之電商沖擊,共同造成了House of Fraser不得不關閉31家門店,很難說是誰之過。

    傅士鵬 這幾天來,House of Fraser要關31家店的消息鬧得滿城風雨,由于涉及失業的人數太多,BBC甚至将其推上首頁頭條。

    House of Fraser于2014年被中資三胞集團旗下的南京新百收購,當時的收購價是4.5億英鎊(89%股權),今年以來,關于House of Fraser易主的消息不絕于耳,但一直沒有正式确定最後的新主人。

    最新的進展是,2018年5月31日,原定于6月前收購House of Fraser的千百度發布公告稱,将延遲兩個月收購House of Fraser,預計于2018年7月26日寄發收購通函,千百度老闆陳奕熙是三胞控制人袁亞非的妹夫。

    千百度突然延遲收購意味着House of Fraser目前還是在三胞手裡,股權大戲之所以遲遲沒有落幕,其實也和House of Fraser這幾天的CVA提案有關。

    2018年6月7日,House of Fraser正式提出公司自願協議(Company Voluntary Agreement,一項破産保護程序,簡稱 “CVA”)提案,确認将關閉旗下59家門店中的31家,其中包括位于倫敦牛津街主街上的旗艦店和位于倫敦金融城Monument的商場。

    以下門店将于2019年年初關閉,之前将照常運營,這31家門店分别位于:Altrincham、Aylesbury、Birkenhead、Birmingham、Bournemouth、Camberley、Cardiff、Carlisle、Chichester、Cirencester、Cwmbran、Darlington、Doncaster、Edinburgh Frasers、Epsom、Grimsby、High Wycombe、Hull、Leamington Spa、Lincoln、London Oxford Street、London King Willam Street、Middlesbrough、Milton Keynes、Plymouth、Shrewsbury、Skipton、Swindon、Telford、Wolverhampton 和 Worcester。

    關店之外,House of Fraser還要裁員,大約6000名員工面臨失業,其中包括2000名直接聘用員工和4000名為合作品牌和特許經營合作夥伴工作的員工。

    此外,House of Fraser為了進一步降低成本,還計劃把其位于倫敦和格拉斯哥的總部搬到别的地方。

    簡單解釋一下CVA,CVA允許有債務問題的公司或無力償債的公司,在協議好的時間内,與其債權人就償還全部或部分其公司債務的金額達成自救協議。

    CVA允許公司通過關閉店鋪來改善現金流,從而走出困境,House of Fraser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才提出關店計劃。

    不過CVA當前在英國飽受質疑,這主要是因為:關店或者降低租金的後果主要由承受巨大損失的房東來承擔,而減少了大量工作機會則是由社會承擔,公司經營者和債權人卻能大概率全身而退。

    House of Fraser的CVA提案會有17天的咨詢期, House of Fraser 将于2018年6月22日向其債權人請求批準該計劃。

    House of Fraser的債權人包括彙豐銀行和中國工商銀行,因為銀行主要考量公司的現金流,因此大概率會批準CVA,不過銀行也表示需要看到新老闆——千百度的誠意(千百度此前表示會向House of Fraser注資7000萬英鎊)。

    千百度方面則表示之所以推遲兩個月收購,是因為要看到CVA能否得到批複,且需要評估其會對House of Fraser的未來産生什麼影響。

    這樣看來,可以确定的是House of Fraser關閉31家門店幾乎闆上釘釘,不過千百度兩個月後會不會收購或者注入新投資,還要打上一個問号。

    House of Fraser目前運營的59家門店都是以租賃方式持有,而非直接擁有,House of Fraser表示要走出當前困境,必須要通過CVA來關店裁員。

    既然如此,House of Fraser是怎麼一步步落到現在這幅田地的?到底誰是罪魁禍首?

    1. 突然增加的營業房産稅

    中資收購House of Fraser後,一度躊躇滿志,過去兩年甚至在中國(南京、徐州)連開兩家旗艦店,但英國2017年的營業房産稅(Business rates)改革,突然增加了House of Fraser的經營成本,對其形成很大打擊。

    對于英國的線下實體零售來說,相對于租金,營業房産稅(Business rates)反而是最大的一筆支出,畢竟線上經營的網店并不需要支付營業房産稅。

    2017年, 英國政府啟動稅改,重點調整了營業房産稅的稅基(Rateable Value),稅改之後,小企業的營業房産稅大大降低,這主要是因為對小企業征稅難度大且政府需要讨好小企業主的選票。

    與此同時,英國政府增加了大企業的營業房産稅,用來補上稅改後的财政窟窿。

    以House of Fraser牛津街旗艦店為例,稅改之後,營業房産稅直接從2016/7财年的296萬英鎊上跳到2017/8财年的430萬英鎊,一年增加了46%,而且未來還将進一步增加,到2021/22财年,牛津街店要支付超過500萬英鎊營業房産稅!

    除此之外,House of Fraser位于Mlton Keynes的門店的營業房産稅直接增加了52%,達到138萬英鎊,這兩家店關店名單之列。

    我接着順手查了House of Fraser每個店的應付稅款,House of Fraser總共59家店,僅僅2017/18年就要交3800萬英鎊的營業房産稅,2018/9年還會繼續上升到4030萬英鎊。

    House of Fraser财報顯示,在截至2017年12月31日的12個月内,其銷售額為7.878億英鎊,虧損4390萬英鎊,虧損額與營業房産稅額幾乎相同。

    對比2016年House of Fraser盈利150萬英鎊的數據,可以看到,如果沒有稅改,House of Fraser也不至于要關31家店,6000個員工也不會失業。

    2. 市場消費水平下降,引發關店潮

    英國脫歐造成英鎊下跌,由于英國大量商品依賴進口,英鎊不斷貶值一方面推高了House of Fraser等百貨商場的采購成本,另一方面直接導緻通貨膨脹上升,物價上漲。

    2017年數據顯示英國通貨膨脹上漲了3%,但工資隻上升了2-2.5%,這導緻通貨膨脹調整後英國消費者的實際可支配收入大大降低。

    與此同時,英國年輕人目前更傾向于租用而非直接購買商品,這也造成市場整體的消費水平有所下降。

    巴克萊數據顯示,英國消費者2017年在餐飲,酒吧等娛樂方面的消費增加了10%,在服裝、百貨商場方面的支付則有所下降,Visa的數據也給出了同樣的結論。

    受整體市場疲軟影響,今年以來英國已有多家零售實體店宣布關門,包括一磅店Poundworld、母嬰品牌Mothercare、服裝品牌New Look、玩具品牌Toys R Us、家具品牌Laura Ashley等。

    3. 市場定位尴尬,加上電商沖擊

    上面提到的稅改和整體消費疲軟可能是最後一根稻草,但在此之前,House of Fraser已經漸漸跟不上市場。

    House of Fraser在英國市場的定位不如Harrods、Selfridges、John Lewis高端,但價格又不見得便宜多少。這樣不上不下的定位瞄準的其實是時間少錢包緊的中産階級,如果不能給予這類買家特别的消費體驗,就很容易受到電商沖擊。

    除此之外,英國電商、“微商”這幾年發展迅速,而且相比傳統線下零售定位更加精準,比如英國“微商”們現在通過Facebook銷售母嬰用品,在Instagram上銷售獨立設計師的服裝,在ebay上售賣複古物件,消費者們因此也能更加精準的找到自己想到的商品。

    2017年數據顯示,雖然英國網購發展沒有中國迅速,但電商依然占了所有零售支出的五分之一,去年在線銷售額(非食品)上漲了7.5%。

    英倫投資客寫在最後

    總結來說,營業房産稅的突然增加、英國整體消費疲軟、加之電商沖擊,共同造成了House of Fraser不得不關閉31家門店,很難說是誰之過。

    既然House of Fraser虧損的趨勢已經很難避免,那麼通過CVA來止損就可以理解了,另外House of Fraser現在的大股東——南京新百最近開始轉型大健康,把未來大概率虧損的House of Fraser從報表上剝離出去也成了最現實的決定。

    傅士鵬 常駐倫敦從事英國地産投資,觀點地産網專欄作者

    撰文:傅士鵬

    審校:勞蓉蓉

    緻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商業地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