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鳌大講堂 | 葉若舟:複星康養的十年踐行

观点地产网

2021-09-17 16:56

  • 康養這個行當是不是隻有養老地産這一個東西呢?我們這個行當現在處在整個行業發展怎樣的階段?

    葉若舟(複星康養集團執行總裁):剛才聽了非常多的業内同事聊的相關的事情,我的理解是,今天下午我們講的很多事情都是跟地産相關的配套的服務商的概念,中間有一些類似物業這種的,市面上已經比較成熟了,甚至已經有了碧桂園這種大型的上市公司,也有做聯辦的,還有資本市場非常關注的長租公寓這一塊。整體來說康養對大家來講可能是一個相對陌生的行當,人們往往提到康養,第一反應是說做養老地産的。

    整個康養這個行當是不是隻有養老地産這一個東西呢?我們這個行當現在處在整個行業發展怎樣的階段?這是我今天想跟大家簡單來彙報和分享的主題,所以我用了這樣一個題目“雲開待日出”,我在演講的過程中來講講為什麼我們認為康養這件事情是處在雲開待日出的階段。

    講一些相對學術的事,什麼時候開始康養能夠快速的發展,我們對全球幾個相關主要的國家康養的發展都做了基礎的梳理,大的結論是,基本上隻要在老年人占比超過10%,人均收入超過1萬美元的時候,那個國家的康養市場就會進入到一個快速發展的時期。各個國家的情況都是類似的。

    中國在哪里?我們的七普數據出來了,今年全國平均的老齡化率13.5%,已經超過了10%,特别是在一些大型城市,比如說我生活的上海,有個别的區域老齡化率已經超過了30%,整個上海全市的平均值在20%左右,所以其實已經進入到一個深度老齡化的階段。

    同時,我們的收入水平也已經超過了1萬美元,但是七普數據還看到一個關鍵的數據,我們在快速滑向深度的老齡化,我們的老齡化趨勢是在加速過程中的。所以我們估計到了2030年,也許全國的老齡化的比例要摸到17%到18%,這對我們來講是一個非常快速的過程。

    在過程之中我們看到了什麼?哪怕我們今天就站在2021年這個節點,我們也看到了大量的供給端的缺口,無論是根據國家的標準,每千人的床位數,還是根據我們在大中城市的實踐,我們發現其實對于高端的涉及到健康管理的,無論是床位也好,場景也好,服務也好,有大量的服務的缺口。所以無論通過什麼樣的數據對比,我們都發現我們自己的床位缺口數都是在300、400萬張。

    通過這幾年的快速發展,我們預估從2022、2023年開始,整個市場的供應量就會超過做到10萬億的級别,是一個非常大的市場,對比現在房地産市場現在是17萬億平方米,對應的貨值可能在20萬億左右,如果到兩年之後,整個康養市場總額突破10萬億,那就說明是一個大的市場,正在洶湧地向我們湧來。

    跟大家分享兩個案例,這兩個案例引出我今天的問題,我嘗試在最後回答這個問題。

    第一個是美國的市場的案例,美國的養老是做得很好的,有很多大型的集中式的養老社區,很類似于我們傳統上理解的康養地産的概念,我們都是在城郊接合部,有大面積的土地,集中的入住、集中的老人管理,這是美國的情況。但是不要忘記,美國在這件事情上借助了很多金融資本的加持,特别是美國的REITs市場,他們借用了很多長期的基金的加持,促使他們在這方面邁了一步,中國的現狀跟它有點類似的地方。

    我們的鄰國日本在做什麼?它完全是另外一個景象,因為土地面積的關繫,人口密度的關繫,沒有地方給他們做這麼大量的養老地産的開發,他們做的是什麼事情?他們做了大量的入戶的管理,做了非常多的居家上門的服務,同時日本政府也為了這樣的特性,推出了他們的介護險,通過購買服務讓這些服務到家到門。我們在中國也推出一些長護險,跟日本的介護險比較類似,長護險在我們國家有20多個地方落地,正在逐步的推廣過程中。

    所以我的問題是,如果到最後,中國的大健康管理場景到底應該像美國這種大開大建的集中式管理,還是像日本這樣入戶上門服務的?這個問題我試着在最後給大家做一個解答。

    回顧一下複星為什麼會幹這個事。整個複星在做什麼事?我們在大的投資機構的體繫,都在為10億中産階級家庭提供各種各樣場景的服務,我們從一個人的出生,到他的成長,到他的成年以後理财,到他的家庭出遊等等,這是我們整個複星的願景。

    這樣的願景之下我們也分了幾個大的賽道,主要還是健康、快樂、富足,這幾年因為新技術的産生,多出了一條制造的賽道,但是主要還是集中在前面三項。前面三項基本上就覆蓋了我們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有健康的,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生老病死的需求,有富足的,你一旦成長以後,有了家庭,都會有些理财方面的需求、财富增長的需求,最後還有快樂方面的需求,所以我們希望通過我們這樣的投資,整個複星集團希望涵蓋10億家從家庭的組建,到親子、而立之年,到最後銀發,所有方方面面的場景。

    講幾個複星的特色,第一,我們有複星醫藥,複星醫藥下面有好幾個大型的三甲醫院,做得最出彩的就是佛山禅城的醫院,一年營收20億,在廣東省三甲醫院里面,我們是民營醫院排名第一的。

    我們有亞特蘭蒂斯酒店,在離我們這里不遠的地方,在沒有疫情的時候,我們一年的營收有13到14億元人民币,這是海南省到目前為止運營最好的一個酒店。

    複星有自己的保險公司複星保德信,我們能通過保險公司給老人提供大量涉及健康管理的險種。

    剛才提到,我們有自己的醫院,有我們自己可以承接老年人做康養旅居的酒店管理繫統,以及我們有自己的保險公司,能夠提供一繫列相關的保單,整個這個産業的基因構成了我們複星做康養的基礎,然後才有了康養集團這家專注于為中老年做全面大健康管理的企業。

    具體談談我們的康養。很早我們就開始做康養,這是複星的特色,我們有很多戰略型的布局,2012、2013年的時候,我們就在上海實踐了我們的第一個項目。但是前面這麼多年我們在做什麼呢?其實前面的很多年,我們主要在打磨我們自己内部的運營體繫,如何做精細化的管理,如何提升客戶對我們的滿意度,如何把我們的坪效做到最高,這是我們一直心心念念沒有放棄的事情,直到這兩年,因為市場的發展,逐步的看到市場一點一點起來了,我們才加大了對外拓展和投資的步伐。

    截止到目前為止,我們整個管理規模已經有1萬多張床位,有20幾家機構,我們服務了非常多的人群,更關鍵的是,康養並不等于養老機構,我們傳統的認為做康養就是做養老院的。其實我從來不這麼認為,我從入職的第一天,我就覺得我們不僅僅是在養老機構。一個中老年從50歲左右,到他生命結束,到八九十歲這個階段,其實它是有一繫列的不同層級的跟随年齡變化的需求。五六十歲的年輕人,特别是像我母親這種60多歲還在外面開車自駕的,她是不會想住養老院的,但是她有大量的精神上的需求,有社交、旅遊的需求,等到她到了七八十歲了,身體機能慢慢衰退了,她想去住養老院了,等到80多歲,身體機能進一步篩間,他有康複護理的需求。所以這個大賽道遠遠不止是養老院一個平台,而是由多個品類構成的,這也是複星康養現在做的事情,我們有自己的康複護理類的機構星健,有我們的星堡,就是我們的養老院,同時也組建了我們的線上星享平台,主要是為中青年的老年人提供大量的精神屬性的服務。

    我們為什麼要做成一個金字塔形的服務繫統呢?其實是為了我們自己能做到産業鍊的閉環。剛才長租公寓的好幾位同事們講到了獲客難等等一繫列的事情,同樣的我們的康複護理院、養老機構同樣要面對獲客的事情,客人從那里來。客人就要從我們深入到社區的服務網點,深入到線上跟客戶能發生互動的線上平台進行獲客。同樣的,很多物業公司會想到做一些涉及到大健康管理類的服務難點在哪里,沒有相關的醫療資源,所以它提供不了特别成繫統的醫療類的服務,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做一個金字塔形的,如果我們有了自己的護理機構、養老機構,我們這里面相關的醫療人員、服務人員就可以下沉到社區,進行進一步的服務,這樣才能實現我們的運營的閉環。

    所以像剛才提到的,我們現在已經基本上形成了自己的康複互利的派星健,我們的養老品牌星堡,以及社區運營的星享平台。在蘇州我們有自己的康複院,甯波我們有護理院,這些都是已經開業的項目,另外我們也跟大量的醫療資源發生了聯動,希望提高里面的醫資水平。

    現在我們在全中國,北到北京,南到甯波已經布局了最高端的養老院星堡,它有一個特色,我們從2012年開始打磨到現在,我們認為在康養里面,在運營坪效上,我們是非常領先的,我們在上海的幾個星堡全部已經進入到盈利狀态。

    另外就是剛才提到的,關于關注在社區服務端的,我們有自己的小的品牌蜂領,還有我們的會員體繫,這些都是介入社區,利用長護險等等手段,開展居家上門的未來服務。

    這些是我們的精細化管理的事情,都是我們從2012年開始累積到現在,每天給大家的服務。

    說說康養怎麼往外進行合作跟拓展。我們内部其實一直在讨論,說康養是什麼?康養本質上是一個運營的平台,剛才提到了,不管是康複護理類的,還是養老類的,我們本質上是一個運營的平台,但是同時如果想促進康養的快速發展,特别是康養在這個階段,還是相對處于一個低坪效、長周期的情況下,我們要做什麼事情?我們說我們的康養不光是運營平台,我們同時是一個資管平台,隻有在運營平台和資管平台雙加持的情況下,我們才能快速發展,把我們的康養試點能夠鋪出去。所以我們在想跟幾個大的端口要打通,互相的合作和權益的共享。

    第一個關鍵點,我們要跟保險繫進行合作,這是不可避免的一個問題,全球的康養類的項目都是勢必要跟險資這種長期資金打通的,我們借助複星自己的保險公司,再借助這個保險公司向下延伸出去,跟各中小保險公司逐步形成聯盟的機制,無論是合資公司的形式,還是資金的形式,我們可以快速進入康養類業務投資的過程里面去。現在随着地産的開發,我們真正已經進入到存量的時代,在大量的開發型的企業,或者國有企業,有大量的存量物業在他們手里面,這些物業能不能通過什麼方式進入到我們的合作範圍里面,所以我們現在無論是在To B端跟企業的合作,還是To G端跟政府的合作,我們都在不停地探索。

    舉一個地産的例子,剛才有一位做酒店的朋友也提到了,其實我們現在開發商手里面有大量的自持型物業,有商場類的,還有自持指摘類的,其實所有的這些自持住宅類的,在我們的理解里面都是類長租公寓的形式,其實我們可以為這些類型的公寓提供大量的康養服務。同時我們也在推進跟中小保險機構形成聯動基金的形式,去市面上購買一些資産,另外就是合作做存量的資産。

    回到前面的問題,我們中國做康養是做美國那種大康養,還是居家式的康養?我的回答不一定對,我隻是講我們目前梳理出來的形态,我覺得我們的形态可能介于大的社區和純粹隻有居家服務的中間,我們現在選取得9到15個重點的城市,這些城市都是我們有各種各樣考量的範圍,從人口的基數也好,從醫生力量配比也好,我們選取這麼幾個重點發展的城市,我們設想在每個城市都要形成我們的金字塔形的運營體繫,一到兩個康複護理機構、3到5個集中式的養老機構,以及20個、30個深入到社區網點的服務式機構。這樣可能才是我們未來康養想走的方向。

    跟康養合作之後,可能不僅僅是隻有我們複星康養一家,在複星康養的背後有大量的複星繫的企業在加持我們的工作,有剛才提到的複星醫藥,涉及到藥品的分發、制造,所有三甲醫院的連接,包括複星保德信提供的金融保險産品,甚至包括我們做的一些互聯網醫院,這些工作都是隐含在複星康養這個大型的服務體繫之下的。

    最後分享我們自己對康養的理念。康養真的不是我們想象中的集中式的關在一起等死養老的感覺,我們希望中國的康養應該是給中國的中老年創造又一次生活的新場景。無論是在我們的機構里,還是在我們的服務半徑,你要有新的社交的圈子,新的生活的技能,新的社交的平台,這是我們真正想去推進和做到的事情。

    最後以我們整個公司的理念來結束今天的演講,我們說人生就是要不斷地努力成長,在行業發展到今天,政策支持到今天,我們覺得雲已開,我們要加快布局,等待日出的那一天。

    黎振偉:謝謝葉總,剛才您談到複星10年的發展,不容易。當然開發商現在也不好做了,很多人都會瞄準康養這個賽道,你可以給準備進入這個賽道的開發商幾條建議,什麼能做,什麼不能做,什麼樣的企業能做,什麼樣的企業不能做。

    葉若舟:我是從我個人的角度,因為我也是從一個地産人慢慢地演變到今天的,從我的角度,我覺得最後要做成這件事情,最關心的人應該是運營,我最害怕的是在開發商投資前說,我有錢能投出去,我的地産能賣回來一些利潤,這個事情就成立了。但是從我們的角度,我們為什麼要進存量的市場,而不是做增量的市場?全部是從運營的角度考慮的,所以對運營的理解越深,可能越能幫助大家把這件事情做好。

    黎振偉:不想做運營的開發商千萬不要做,這是第一點。還有第二點嗎?

    葉若舟:第二點就是得有戰略的定力,你得真的想好,因為這的确是一個長線發展的事情,我相信真的要在1950年、1960年生的那些人老去的時候,那個市場爆發才會來臨,所以要到2030年,這個市場才會爆發,還有7到10年的時間,能不能有好的戰略定力做這件事情,這也是非常關鍵的。

    撰文:葉若舟    

    審校:勞蓉蓉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