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人物 | 張近東 變賣蘇甯

观点地产网

2021-02-25 20:39

  • 未來的某些伏筆,也在這個時候埋了下來。

    觀點地産網 當剛回歸的黃老闆在一邊喊出“18個月讓國美恢複市場地位”口号時,其曾經的“宿敵”張近東卻正在忙着“變賣”蘇甯易購。

    2月25日上午,先是深交所披露消息,蘇甯易購因籌劃控制權變更事項臨時停牌。緊接着,蘇甯易購在中午發布公告稱,蘇甯易購收到張近東及蘇甯電器通知,預計轉讓比例20%-25%的公司股份。

    公告中指出,股權受讓方屬于基礎設施等行業。對此,有傳言稱,買家可能是來自江蘇和廣州國企,該部分股權估值範圍為80-100億元。

    一場猝不及防的股權交易,難免讓人回想起了蘇甯此前有關“資金鍊緊張”的傳聞。而事實上,關于張近東“變賣”蘇甯相關業務的消息,也早已不止蘇甯易購這一次。

    值得注意的是,僅從股權架構上來說,張近東並非是蘇甯電器的實際控制人。而根據目前張近東及其一致行動人的持股量來計算,上述股權轉讓事項或将導致蘇甯易購的控制權發生變更。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了解,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張近東、蘇甯電器集團有限公司以及蘇甯控股集團有限公司分别持有蘇甯易購20.96%、19.99%和3.98%股權,而後者的第二大股東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持股量為19.99%。

    說到國企的入主,也讓人不禁聯想到了綠城曾經的遭遇,同時也讓人對張近東,以及陪伴他走過了三十余年的蘇甯感到有些唏噓。

    不過,據相關人士猜測,該等交易不太可能引發控制權變更,因為這些國企将僅作為投資者。

    當然,究竟這隻是一次财務“纾困”,還是最終可能會導致蘇甯易購拱手他人,目前尚難作出定論。而不久前張近東“仗義馳援”許家印200億戰投一事,則更為蘇甯存在“錢困”的說法平添了幾分疑雲。

    那年那路口

    “蘇甯”這個招牌成立至今已有三十余年,在過去幾十年乃至未來許多年裡,張近東這個名字幾乎始終與蘇甯畫着等号。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一個27歲的青年在南京市甯海路上租下了一個面積不足200平方米的門面,專營空調批發業務。由于門店的位置正好處在江蘇路和甯海路的交叉口,于是這位青年便從兩條路裡各取了一個字作為自家門店的名字。

    這個青年便是張近東,這家店名為“蘇甯”。

    填補了市場空缺所帶來的利好讓蘇甯迅猛發展,相關數據顯示,張近東在蘇甯成立的第一年就賺了近千萬的純利潤。在這個過程中,蘇甯所推出的營銷商“配送、安裝、維修”一體化服務體繫功勞不小。

    不過,創業的道路向來不會一帆風順。時間來到1993年,轟動南京城的“空調大戰”拉開了帷幕。

    不斷蠶食着南京空調市場的張近東難免會動到其它人的“奶酪”。由此,當地八家商場選擇聯手,宣稱八家将統一采購,如果有空調廠商敢供貨給蘇甯,他們将全部不銷售該産品。

    而曾辭去文員穩定工作毅然下海的張近東,顯然也不是一個“安分”之人。一邊維持着和廠商的良好關繫,另一邊持續加大營銷力度;最終,張近東不僅扛過了這一場被人稱為的“以小勝大”的商戰,還在當年憑借着3億元的年銷售額一舉成名。

    盡管後來還與國美、京東等同行們有過多次“博弈”,但真正被載入到蘇甯官網之中的,隻有這一段“空調大戰”。

    同時這也是一段讓張近東頗為自豪和感慨的經歷,在此後多年的許多公開場合上,張近東仍對當年的故事津津樂道。

    徹底打開了南京市場之後,蘇甯開始進入到了高速發展期。1997年,蘇甯自建南京江東門第一代物流配送中心,持續布局這其一體化服務的産業鍊條;1999年,南京新街口旗艦店開業,這也標志着蘇甯從空調專營轉型到了綜合電器全國連鎖經營上。

    進入2000年之後,在全國多地開出連鎖店,同時也開始試水地産行業的蘇甯獲得了更多人的關注。2004年,蘇甯電器(2013年更名蘇甯雲商,2018年更名蘇甯易購)正式于深交所上市,被人稱為是“家電連鎖第一股”。

    需要承認的是,“蘇甯”這個故事的上半集盡管有些曲折,但總體仍是呈現螺旋上升的狀态。但到了故事的下半集,風格驟然轉變。

    兩場零售大戰

    過去的幾十年裡,張近東的經歷堪稱是一部零售界的“鬥争史”。

    90年代,張近東在南京打赢了一場“本土戰”。到了2000年的第一個十年,張近東和蘇甯迎來了又一個對手——黃光裕和他的國美,兩者之間展開了一場耗時漫長的“蘇美大戰”。

    2004年,蘇甯、國美一南一北兩大家電商開始“短兵相接”,並在局部城市打起了市場争奪戰。在當時,蘇甯的規模仍略遜國美一籌。數據顯示,2004年底,蘇甯在全國的門店數為84家,國美則為116家。

    和十年前一樣,這時的張近東仍是那個“不願意低頭”的張近東。其曾說過一句讓人記憶猶新的話:“我跟國美的黃總(黃光裕)說過,蘇甯做不過國美,我就送給你。”而對于這場零售博弈,黃光裕在當時也曾公開表示:“打到蘇甯和國美合並為止。”

    相互放完狠話後,蘇甯與國美也開始在供應、管理、資本、規模等各方面展開了交鋒。

    2005年,規模暫時落後的蘇甯開始加速,並在南昌、呼和浩特等新進城市合共開出65家門店,這一數字相當于再造了一個2003年時的蘇甯。至此,蘇甯旗下的門店總數達到149 家,營業面積增加到了67 萬平方米,同比增長了164%。

    在這場交鋒中,蘇甯和國美的戰術各不相同,國美一方側重于城市的快速覆蓋,而蘇甯則是側重于管理後台的搭建。全國化的供應鍊、物流網絡的搭建,讓蘇甯最終獲得了階段性的勝利。

    2007年,國美淨利11.27億元,總店面數726家,單店産出1552.34萬元;蘇甯淨利14.65億元,總店面數632家,單店産出2318.04萬元。2008年,蘇甯營收近500億元,淨利潤為21.7億元,而國美分别為458.9億元和10.48億元。

    在業内看來,張近東與黃光裕之間主要仍是傳統的家電零售之間的博弈,是屬于線下的市場争奪。随着互聯網的發展,蘇甯也即将進入到新的階段。而剛剛打赢一場“戰役”,正意氣風發的張近東或許沒有料到,新的挑戰已經在醞釀。

    2010年2月1日,蘇甯集團旗下電子商務平台蘇甯易購網站正式上線。同年12月,京東開放平台正式運營。新的戰場在線上,新的對手是京東。

    2012年8月,劉強東兩次在微博上放言,京東商城的家電價格将比蘇甯線上線下都要便宜。面對“挑釁”,蘇甯易購總裁李斌則強硬回應道:蘇甯易購包括家電在内的所有産品的價格必然低于京東。

    一場流量大戰一觸即發,過了沒多久,相似的一幕再度上演。張近東在一周後約見媒體時,再次發表了那句熟悉的言論:“如果他們的增速比蘇甯易購快,我就把蘇甯送給他。”

    同時,張近東還曾表示:“今年不斷有人問我如何看待跟京東的競争,我的回答很簡單,大人和小孩怎麼比?”

    其心裡究竟存着怎樣的想法外人難以得知,但僅從言語上看,張近東似乎並未将京東的挑釁放在眼裡。或許,在當時的張近東看來,蘇甯和京東並不完全在同一條賽道上,而所謂的“電商大戰”也就無從說起了。

    不管怎麼說,如今看來,這确實是一場難以界定輸赢的博弈。

    “變賣”蘇甯

    盡管和京東的對弈有些“虎頭蛇尾”,但張近東也並非是完全沒有收獲,在此期間,其找到了自己的電商盟友——馬雲。而未來的某些伏筆,也在這個時候埋了下來。

    2015年8月,蘇甯宣布與阿裡巴巴全面戰略合作。根據協議,阿裡巴巴集團将投資約283億元人民币參與蘇甯雲商的非公開發行,占發行後總股本的19.99%,成為蘇甯雲商的第二大股東。

    與此同時,蘇甯雲商将以140億元人民币認購不超過2780萬股的阿裡巴巴新發行股份,雙方未來将展開全面合作。

    彼時曾有人指出,這是已經做了二十余年線下的張近東,為了開拓線上零售市場而“不得不”尋求外援的一種做法。因此,也有人笑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這或許能夠算是張近東難得的一次“低頭”。畢竟在過往自己熟悉的賽道中,張近東這樣拉盟友的情況並不多見。

    值得注意的是,這時候的蘇甯其實已經在增長上出現了“疲态”。數據顯示,2013年和2014年,蘇甯分别實現營業收入1,052.92億元和1,089.25億元,同比增幅分别為7.05%和同比增長3.45%。

    迎來了阿裡巨大線上流量導入後的效果無疑是明顯的,2015年,蘇甯錄得營業收入為1,355.48億元,同比增幅擴大至24.44%;其中,互聯網業務同比增長94.93%。

    不過,張近東和馬雲之間的“蜜月期”似乎並不長。2017年底,蘇甯便拟對阿裡巴巴集團股份擇機出售不超過550萬股。2018年裡,蘇甯兩次出售持有的阿裡巴巴股份,最終于年底前把所持阿裡股份全部賣空。

    除了“出”之外,蘇甯也在大量地“入”。按照蘇甯此前的計劃,2018年計劃新開店目標為5000家,2020年總店數達到2萬家。同時,2019年,蘇甯易購收購了萬達百貨有限公司下屬全部37家百貨門店;同年6月,蘇甯再以48億元收購家樂福中國80%股份。

    盡管出售阿裡的股份讓蘇甯回籠了不少資金,市場的質疑點就在于,蘇甯哪兒來的這些用于擴張的錢。

    據财務數據顯示,蘇甯已經連續幾年扣非淨利潤為負。與此同時,蘇甯預計2020年度營業收入約2575.62億元至2595.62億元,最低較上年同期下降了4.3%;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39.53億元至34.53億元,比上年同期下降140.16%–135.08%。

    屋漏偏逢連夜雨,2020年12月10日,再有消息稱張近東、張康陽及南京潤賢企業管理中心(有限合夥)已将蘇甯控股全部股權出質給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而在此之前的12月4日,蘇甯置業集團6.5萬股股權也被張近東出質給淘寶(中國)軟件有限公司。

    雖然蘇甯方面對此回應稱,股權質押是正常的商業合作,對蘇甯易購戰略發展和正常經營無實質影響,但坊間對于其“錢緊”的猜測從未停止過。

    另外,伴随着這次蘇甯易購股權轉讓消息一起傳出的,還有蘇甯打算低價甚至0價出售旗下中超球隊的傳聞。讓人好奇的是,如今身處風口浪尖的張近東,是否還能像此前幾次“零售大戰”時那樣成竹在胸,被“變賣”的蘇甯未來又将走向何方。

    觀點人物 | 我們關注的不僅僅是人物的故事,還有他和她的商業傳奇與沉浮。

    撰文:陸欣    

    審校:劉滿桃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創新業務

    零售

    蘇甯易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