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永紅金融朋友圈 起底中弘“新白騎士”國厚資本與中泰創展

观点地产网

2018-10-10 23:46

  • 在房企裁員中介降薪,萬科高喊“活下去”的時候,李厚文和宿州國厚究竟該如何在房地産寒冬期拯救退市倒計時的中弘股份,依舊是個謎題。

    觀點地産網 股價始終在“1元線”徘徊的中弘股份,終于在9日晚間迎來了好消息。

    10月9日,中弘股份正式“告别”加多寶,并拉來了“新幫手”。中弘股份公告表示,9月30日,該公司與宿州國厚城投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及中泰創展控股有限公司共同簽署了《經營托管協議》。

    根據托管協議,中弘同意委托宿州國厚對其實施托管經營,宿州國厚願意接受中弘的委托,期限36個月,托管費用為每月基礎費用100萬元。

    而中泰創展同意在宿州國厚實施托管經營過程中,酌情給予中弘流動性支持,促進中弘恢複正常生産經營。

    消息一出,10月10日早盤,中弘股份觸及漲停。隻可惜,中弘的股價越過一元關卡遊走一輪後,回歸線内,最終報收0.98元/股,收盤價格依舊沒有高于股票面值(即1元)。

    雖然面臨着終止上市的風險,但中弘此次引入新合作方依舊備受市場關注,而且這兩家新入局者背後不乏資本市場的“老面孔”。

    起底國厚資本

    中弘的新幫手之一,是宿州國厚城投資産管理有限公司,它背後則隐藏着安徽地方AMC——國厚資産。

    根據公開資料顯示,宿州國厚成立于2018年8月31日,由安徽國厚資本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厚資本”)、宿州市城市建設投資集團(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宿州城投”)和陝西省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陝西信托”)共同設立的有限責任公司,三者分别持股40%、35%以及25%。

    值得一提的是,宿州城投是安徽宿州旗下國資平台,而安徽宿州正式中弘股份的注冊地,但宿州城投的背景遠不止于此。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了解,國厚資本是宿州國厚的控股股東,持有宿州國厚40%股權,而安徽國厚金融資産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國厚資産”)持有國厚資本100%股權。

    數據來源:觀點地産新媒體整理

    國厚資産于2014年成立,是國内首批省級地方資産管理公司(AMC),它的另一名稱是“壞賬銀行”,主營開展金融機構不良資産的處置,收購管理各類債權、股權、動産、不動産等形式的不良資産,為地方企業重組、産業整合、轉型升級提供高質量、專業化的金融服務。

    2012年财政部聯合銀監會下發《金融企業不良資産批量轉讓管理辦法》,《辦法》中明确強調,各省、自治區、直轄市人民政府原則上隻可設立或授權一家地方AMC,參與當地範圍内金融企業不良資産的批量收購、處置業務。

    國厚資産正是首批獲批的5家AMC之一,也是在當時“一個省可設立一家地方AMC”的限制下,安徽唯一一家省級AMC。

    實際上,就在牽手中弘股份前不久,國厚資産就因為介入上市公司蓮華健康的資本運作備受關注,國厚資産的實控人也因此曝光在公衆的視野之下。

    幕後操手李厚文

    透過國厚資産的股權結構,自然人李厚文被放在了聚光燈下。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查閱,國厚資本的參股股東共有七家,自然人李厚文實際持有安徽博雅100%股權,此外通過前海大華持有蕪湖厚實60%的股權,通過厚磁科技持有朗潤集團80%的股權。

    數據來源:觀點地産新媒體整理

    安徽博雅、蕪湖厚實以及厚磁科技分别持有國厚資産34.19%、6.98%、14.65%的股份。據此計算,李厚文持有超過50%的國厚資産股份。

    作為協助中弘股份恢複正常生産和謀求債務重組的幕後操盤手,李厚文此前有過處理不良資産的經曆。今年5月,李厚文及國厚資産對蓮花健康的資本運作,目前仍吸引着市場的關注。

    此外,從事建築工程起家的李厚文與房地産業頗有淵源。2006年,李厚文成立了文峰集團,主營業務包括地産開發、商業運營等多個領域。

    有房地産開發商背景的加持、有處理不良資産的經驗,李厚文此次接盤中弘,似乎“皆大歡喜”。

    但此次托管協議明确提出,宿州國厚和中泰創展有權單方解除協議。

    對此,10日下午,深交所向中弘股份發出問詢函,要求中弘股份說明與對手方簽訂《經營托管協議》,但其中核心條款對對方并無實質約束力的原因。

    的确,在房企裁員中介降薪,萬科高喊“活下去”的時候,李厚文和宿州國厚究竟該如何在房地産寒冬期拯救退市倒計時的中弘股份,依舊是個謎題。

    從對簿公堂到馳援相助的中泰創展

    從投資者的角度來看,中弘此次簽署托管協議最大的看點莫過于中植系的介入。

    公開資料顯示,中泰創展是中植企業集團旗下大型新金融控股公司,專注于行業資源整合和創新金融服務。

    此次聯合宿州國厚與中弘股份簽訂托管協議,中植系曾公開表示:“此次對中弘的托管和經營以宿州國厚為主,中泰創展憑借在金融服務和重組方面的經驗配合國厚的托管工作,視情況提供适當的流動性支持。”

    但充滿戲劇性的是,中泰創展或許正和中弘股份對簿公堂。

    在公布三方簽署托管協議的前兩天,深交所對中弘股份發布了一則關注函,内體提及浙江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與中弘股份的一起債務糾紛。

    浙江中泰創展依據北京市方圓公證處作出的(2017)京方圓内經證字26117号等7份公證書以及(2018)京方圓執字第0005号執行證書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執行标的額為5億元及利息、違約金,被執行人包括中弘股份、中弘股份控股股東中弘卓業、王繼紅、王永紅等,中弘股份及中弘卓業持有的股權被輪候凍結。

    而中泰創展與浙江中泰創展之間的關系,用“剪不斷,理還亂”來形容也不為過。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查閱,浙江中泰創展的控股股東為北京中泰創展企業管理有限公司,後者持有浙江中泰創展100%的股權,而中泰創展則由自然人解茹桐、吳湘甯與山東華勤投資控股有限公司持有。

    如此看來,浙江中泰創展與中泰創展并不存在股權控制關系,但北京中泰創展與中泰創展之間,卻存在多位董事交叉任職的情況,其中周律同為兩家企業的董事長,除此之外,丁翠梅、解子征等多位董事均同時任職于兩家公司。

    對此,深交所在10日下午的問詢函中也要求中弘股份說明,浙江中泰創展與本次交易對手中泰創展是否存在關聯關系或者其他密切關系。

    同時,要求中泰創展及浙江中泰創展說明先對中弘股份申請強制執行後又簽訂《經營托管協議》的背景和原因。

    債務重組終止、連日發布退市預警、債務糾紛......對于屢遭重創的中弘控股而言,其一舉一動都備受市場關注。

    10月10日晚間,中弘股份再發公告稱,其股票已連續14個交易日收盤價格均低于1元,公司股票可能将被終止上市。

    撰文:龔麗欣

    審校:徐耀輝

    緻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

    中弘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