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報道 | 曹舟南的新合夥人

观点数据研究中心

2018-04-10 16:25

  • 新的合夥人進,亦有舊人退,在曹舟南接掌綠城的第三年,宋氏創始人團隊正陸續淡出。

    觀點指數 “2018年我将集中精力做三件事,其中之一就是推進事業合夥人制落地。”曹舟南從去年就開始醞釀的事業合夥人制度,或将随着綠城創始人團隊股份的陸續售出進一步展開。

    4月8日,聯交所正式披露,壽柏年已于上周五(4月6日)場外減持綠城中國8278萬股或3.82%,每股作價12.08港元,總值10億港元。至此,壽柏年将其持有的全部綠城中國股份售出,最新持股量降至0%。

    随着壽柏年全部股份交割完成,有市場傳言指出,接手其股份的基金未來将是曹舟南等管理層持股綠城中國的平台。

    對此,一位接近綠城的相關人士在接受觀點地産新媒體采訪時則澄清,壽柏年的股份是由内地背景的香港基金買入,管理層将另外向宋衛平購買部分股份。

    作為曹舟南事業合夥人制度的一部分,管理層持股将是綠城繼高管期權計劃之後即将推動的下一步。

    事實上,房企推行事業合夥人制度在行業早已不是新鮮做法,從最早的碧桂園“同心共享”計劃到最近新城控股發布的跟投計劃管理辦法,合夥人制度被認為是企業追逐規模的舉措。

    對綠城而言,自中交入主後,雖然曾經的股權危機和财務窘境已慢慢緩和,然而,纾困自救的同時行業格局早已被改寫,綠城距離曾經的巅峰愈發遙遠。

    另一方面,央企中交成為大股東使綠城成為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業,與大多數國企一樣,雖然内控表現出色,規模增長也相對平穩,但與勢頭兇猛的民營企業相比,甚至與宋衛平時代的綠城激進相比,現在的綠城逐漸失去第一梯隊的氣質。

    近年掀起的國企混改潮中,包括綠地、保利、招商蛇口等國企央企都相繼展開員工持股、項目跟投、并購重組等動作。由此,曹舟南的合夥人制度亦透露出,綠城企圖在規模上奮起的野望。

    “2019年會是綠城利潤非常巨大的一年,銷售将會超過2000億規模。”半個月前的年度業績會上,曹舟南如是表示。

    曹舟南的新合夥人

    雖然截至目前為止,綠城尚未對外公布其事業合夥人制度的實施細節,但根據已知的信息,或許可以拼湊一二其雛形。

    根據曹舟南的規劃,綠城事業合夥人制度将分為三個步奏,包括高管期權計劃、管理層持股計劃、價值創造的共享計劃。

    其中,高管期權方面,2017年12月27日,綠城已向董事及高級管理層授出購股權合共1億股,踏出事業合夥人制度的第一步。

    對于管理層持股,綠城則計劃于2018年選拔一批管理層和基幹員工,認購一定份額的公司股份,曹舟南此前曾透露,如果有條件,或許将推動綠城500人的核心團隊持股。

    此外,綠城還計劃推行以價值創造為前提的發展成果共享計劃,将以城市公司淨資産收益率考核、新業務闆塊上市員工持股、創新業務經營、團隊持股等為特征。

    具體而言,目前綠城已經成立了7個城市公司,“我考核兩個規模,比如北京公司現有土地儲備量已經超過1000億,明年考核的銷售規模就是500億,對應的利潤規模比如5%,就是25億利潤。如果500億銷售規模,25億利潤能完成,團隊拿走5-10%,如果超過就累計分成,現金流也是。”曹舟南進一步解釋稱。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除了内部推進的事業合夥人制度,從戰略層面,綠城也将引入新的股東。

    年初,壽柏年宣布出售綠城8.06%股份,據綠城首席财務官馮征此前在業績會上透露,這一部分股份将由香港上市公司組成的基金接手,交割完之後會有一些設想跟計劃。

    “新的投資人我也接觸過,對綠城的核心價值理念,對綠城未來的發展戰略,包括資金實力,都非常好。”曹舟南進一步介紹道。

    這也意味着,在國企混改潮的背景下,作為典型的混合所有制企業,綠城将引入新的股東,成為綠城和曹舟南的又一新“合夥人”。

    股權合夥,拒絕跟投

    梳理綠城的事業合夥人制度不難發現,從高管層面期權到核心團隊持股再到城市公司,曹舟南的合夥人制度呈現縱向延伸的趨勢,企圖覆蓋公司内部更廣的範圍。

    從橫向來看,無論是期權、持股還是利潤分成,額度大小與綠城未來的整體業績和利潤直接相關,不涉及項目跟投,略顯高冷和保守,很大程度上更像是為鞏固現有管理團隊,而無法惠及更廣大員工的利益。

    事實上,若以項目跟投、股權合夥為區分,當前房企推行的合夥人制大緻可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以碧桂園“同心共享計劃”為代表的激進派,強調以項目分紅為核心的跟投制;第二類是龍湖為代表的保守派,以股權激勵、現金激勵等方式為主的“股權合夥”,不涉及項目跟投;第三類則是以萬科“事業合夥人”為代表,既有項目跟投,同時也采取以核心骨幹參與的股權合夥。

    對于跟投,曹舟南公開表達過反對的立場:“跟投我一開始就反對,我不認同資金密集型行業實施跟投制來擴張規模的激勵制度,因為市場的暴漲暴跌會帶來很大問題。因此綠城實施事業合夥人制度,以價值觀為核心管理公司,不以資本控管。”

    一般而言,出于防止國有資産流失等種種因素的考量,在相對保守的國企央企中,引入戰略投資者、實行高管和員工持股等做法相對容易推行,而以項目跟投為激勵方式較為少見。

    以綠地為例,2014年,以董事長張玉良為首的綠地管理層43人出資10萬元成立上海格林蘭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作為員工持股的平台。據綠地内部人士透露,當時職工持股會的激勵作用非常大,大家對企業的經營關注度會特别高。

    然而,随着資本市場對公司估值的起伏變化,員工持股則無法為他們帶來可觀的收益,同時還将承擔不小的風險。相比之下,項目跟投能更快為員工帶來直接收益,起到的激勵效果也将更加明顯。

    因此,眼看民營企業規模的突進,國企逐漸掉隊,包括綠地、保利、招商蛇口在内的國企央企也紛紛試水跟投制。

    2017年,綠地就曾制定《房地産項目跟投試點管理辦法》,拟選取部分市場化競拍的銷售型房地産項目,試點項目跟投制。

    當然,項目跟投的風險也顯而易見,如何科學地處理風險與規模的矛盾,對綠城而言,或許還更多地是需要權衡各個大股東的利益。

    宋氏團隊繼續淡出

    值得注意的是,新的合夥人進,亦有舊人退,在曹舟南接掌綠城的第三年,宋氏創始人團隊正陸續淡出。

    最新的消息顯示,繼壽柏年出售所有綠城股份之後,宋衛平也将出售手中的部分股份。

    據觀點地産新媒體了解,截止2017年6月底,綠城前三大股東分别為中交、九龍倉和創始人團隊,三方持股分别為28.9%、24.5%和18.51%。其中,創始人的股份中,宋衛平和壽柏年的股份分别為10.45%和8.06%。

    今年年初,綠城中國發布公告稱,執行董事壽柏年已于1月26日與第三方訂立一份協議,以每股港币12.08元的價格出售其于公司的174,549,783股普通股權益,該等股份約占綠城中國全部已發行股本8.06%。

    根據彼時公告,其中的91,772,639股股份買賣已于1月26日完成,其餘82,777,144股股份買賣預期将于4月6日或之前完成。

    4月8日,聯交所正式披露,壽柏年已于4月6日場外減持綠城中國8278萬股或3.82%,每股作價12.08港元,總值10億港元。至此,壽柏年将其持有的全部綠城中國股份售出,最新持股量降至0%。

    同時,綠城中國發布公告稱,壽柏年正式從綠城退休,并辭去執行董事、董事會薪酬委員會及提名委員會委員職務,辭任自4月6日買賣完成之日起生效。此外,時任綠城房産副總經理兼北京區域總經理的李駿獲委任為執行董事。

    據接近綠城的相關人士透露,未來管理層将另外向宋衛平購買部分股份。

    換言之,繼壽柏年出售股份之後,作為公司創始人的宋衛平也将把手中持有的綠城中國股份轉讓,而上一次宋衛平出售綠城股份則是四年前股權之争時。彼時,中交集團以總價約60.13億港币收購及控制人宋衛平以及關聯人士控制的約42%綠城股權中的24.288%股份。

    至于此次宋衛平轉讓的股份數、作價以及接手的管理層方等細節,上述人士則表示:“正在安排,将會有公告公布。”

    随着中交入股後,宋衛平已鮮少介入綠城的一線管理,轉而全身心投入他在藍城的小鎮事業。在其持有的10.45%綠城股份中,有4.62%已經捐給了丹桂基金會,其個人真正持有的股份已不足6%。

    雖然尚不清楚管理層将從宋衛平手中購得多少比例的股份,但在多年搭檔壽柏年全身而退之後,宋衛平或許亦無意保留更多綠城的股份。

    原報道 | 用事實說話,用客觀、深入的态度記錄和報道;洞察全局,綜合分析,運用材料與數據,呈現新聞報道原有的面貌。

    撰文:黎倩

    審校:歐陽穎

    緻信編輯 打印


  • 相關話題讨論



    你可能感興趣的話題

    資本